布萊德彼特《子彈列車》影評:無法攔截的命運子彈,無法預料終點的列車

文 : 老爹談影 2022-08-12

由《死侍》《玩命關頭:特別行動》導演大衛雷奇執導,布萊德彼特亞倫泰勒強森珊卓布拉克等多位大咖明星共同主演的《子彈列車》在台票房破九千萬啦!

【無法攔截的命運子彈:無法預料終點的列車】

「列車」這個形式,很容易地將不可規避的命運具象化,大家都身處於一個無法停下滾動的時代,都被困在一個無法脫身的宿命,我們看似有所選擇,但那只不過是在命運的洪流裡最後的掙扎,以迂迴的姿態逃避註定的審判。在《屍速列車》裡,我們看到資本主義形塑的階級,在眾人無法脫身的時代列車裡瓦解,《鬼滅之刃:無限列車》裡,我們看到後浪推前浪的悲嘆。

《子彈列車》也描述了眾人被捲入同樣因果報應的故事,但因為文本抽離了日本文化深刻的特徵,使得整個故事並沒有非得設定在日本的理由,然而整個動作場面還是很有可看之處。故事前半段要將眾人的關喜梳理清楚,節奏上的處理並不是很乾淨俐落,但綿密的鋪陳最後還是能營造出驚喜的效果,尤其是藉由「礦泉水」的旅程牽強的旅程,來濃縮隱喻整個故事所有人的命運,都是被一種荒謬的巧合連結在一起,雖然說真的荒謬,但真實的人生就是如此,古代的人誰能預料蝴蝶的振翅能在遙遠的另一段產生大颶風?

▎⠀《鬼滅之刃:無限列車》 >> MyVideo 線上看

「事後說明」是《子彈列車》很惡趣味的敘事方式,前面看起來很鬼扯,但最後總能用一種很強硬的自圓其說來交代事發的原因,還是合理到讓人能接受,就是在即將大罵鬼扯的情緒瞬間,馬上又冒出「欸?這樣好像也合理呦」的想法。然而因為「日本」文化的特徵被減到最低,用大量台詞堆砌角色風格的方式,就只能被限制在白人與黑人這兩個跟日本人比較無關的角色身上,我在想如果是昆汀來執導,應該會將重點放在東、西方人互相歧視的黑色幽默上,更能隱喻整個世界無論東西方,都處於一種無法脫身的命運列車。

跟《子彈列車》比起來,我還更喜歡《金鋼狼:武士之戰》西方人熟悉日本文化的處理手法,將西部牛仔跟日本武士的共通點連結起來。最後真田廣之的角色形象,也帶有些西方人對日本人的想像元素,出場的時間不多,但氣魄頗強勢,一把武士刀抵擋了西方的槍械,彷彿《末代武士》裡的英姿再現,而他的作用也在於用日本文化解釋了布萊德彼特代號「瓢蟲」的由來,也算是彌補了整部電影日本文化清淡的缺憾。

日本人是一個普遍相信「宿命」與「報恩」的民族,即便在怎麼防患於未然,但會發生的終究會發生,只是這部電影的隱喻藏的很淺,而且好萊塢式的幽默很重,所以觀眾不見得會察覺日本民族這種嚴肅的生命觀,但也因為把日本文化藏的很後面,才不至於把已經需要用大量解釋交代角色的情節,設定的又更為凌亂。布萊德彼特雖然是主角,但他更像是被捲入荒謬命運漩渦裡這些人的見證者,他要一直到最後才知道自己為什麼深陷在這灘爛泥裡,他的角色性格與萊恩雷諾斯飾演的「死侍」蠻類似的,他應該是比《終極警探》裡的約翰麥克連還倒楣一百倍。不過布萊德彼特剛好代表了西方人命運能扭轉的觀點,雖然無法阻止事件的發生,但至少在看到結果前還能姑且拚個機會,就像是我們無法阻止被擊發的子彈,但還能看到彈道將從何而去。

我覺得讓殺手齊聚於子彈列車的設定,還蠻新鮮的,藉由肅殺與嘲謔快速交替,形塑命運無法預料的驚奇與驚愕,是暑期裡另一個能放開大腦享受的動作巨片。

 

▲ 本文轉錄自老爹談影粉絲專頁

 

 

|延伸閱讀|

▎匯集兩個世代的演員《侏羅紀世界:統霸天下》影評:走出原先的「鬼屋」劇情模式 值得期待
▎⠀湯姆克魯斯《捍衛戰士:獨行俠》影評:世代交替下永遠年輕的戰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