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的多重宇宙》影評:瘋狂而奇幻的「多重宇宙」概念來闡述一個極緻寫實的主題——人生

文 : 安琪拉看電影 2022-04-26

電影藉由瘋狂而奇幻的「多重宇宙」概念來闡述一個極緻寫實的主題——人生。令我最感動的是,無論秀蓮(楊紫瓊 飾)跳到哪個宇宙,即便她是武功神人、擁有熱狗手手的同志、電影明星或是盲人歌手,身為一位母親,她想做的,就只是喚回女兒的心。​

​「母親」一詞扛了過多的包袱,這些重量可能是社會眼光或傳統觀念所附加到她們身上的,並將之美化成「責任」,在不知不覺間讓母親覺得自己若不達到某些條件,就不是一個「稱職」的母親。但所謂的「稱職」是什麼?以電影來舉例,面對洗衣店的稅務問題,秀蓮在家庭中必須是一個懂得精打細算的角色;在丈夫面前,她必須是懂得適時撒嬌的小女人;在女兒面前,她還必須懂得讀懂少女心思,給予無限關懷與溫暖。綜合以上的條件,試問誰來為「母親」分擔煩惱、傳達愛意與給予關懷?若這些情況都是「母親」的責任,也難怪大家都稱她們為神力女超人,因為這絕對不是凡人能做到的境界。於是,導演在電影中將秀蓮塑造成救世主,這其實是個相當悲傷的決定,因為我們得知了一個事實:最終拯救一個家庭的重責大任仍只能交付到母親身上。慶幸的是,在後來的多重宇宙裡,導演安排秀蓮有機會去過過自己的人生,這讓她回到「原宇宙」後,知道自己是為了什麼而活著,過去那些所謂的義務或責任不再是包袱,而是一種「愛」的表現、表達自己的行動,一切變得有溫度了。

▎《一一》>> MyVideo 線上看

​就像《一一》中NJ在妻子不在時去見了初戀:「你不在的時候,我有個機會去過了一段年輕時候的日子。本來以為我再活一次的話,也許會有什麼不一樣,結果,還是差不多,沒什麼不同。只是突然覺得,再活一次的話,好像真的沒那個必要,真的沒那個必要。」

​電影中反覆透過秀蓮的超能力來強調那些看似細微、毫無重量的事情,其實都有它潛在的影響力,例如:每個選擇分岔出的宇宙、長出肌肉的小指、一句無心的話語等等,即便回頭後悔想著「早知道」,我們都再也回不去當時的時空,所以導演選擇使用看似截然不同的「多重宇宙」來講述:即便活過了幾千種人生,到頭來我們所追求的自己並不需要人氣或超能力,而是被愛與愛人的能力,僅此而已。寫實的例子有阿巴斯的《何處是我朋友的家?》,主角爬過一次又一次的山坡,抱著作業簿來來回回,看似白費力氣或自討苦吃的行動,最後卻被一朵原先無人在意的小花所帶來的後勁久久不能自已。說到這個,《媽的多重宇宙》中有段石頭的情節,好想知道導演到底哪來的靈感,這完全是神來一筆,把整部片的格局提升到另一個層次。​

​回到一開始,故事的源頭是秀蓮經營的洗衣店被國稅局盯上,作為在美國生活的華人,他們承受著不公平的差別待遇,經年累月的不滿與委屈,在那一刻爆發——秀蓮比起忍氣吞聲,更想開始反抗,於是多重宇宙開啓了。這個奇幻設定讓我想起《世界上最爛的人》中茱莉按下的時間暫停開關,在那個當下,我們別無選擇地只能這麼做:逃離日常,嘗試一直想做卻不敢做的事,再回頭重啓自己的人生。

▎《世界上最爛的人》>> MyVideo 線上看

而跳躍至各個宇宙的過程,其實與《今天暫時停止》、《考萊塢之命運迴圈》「時間重複」的概念有點相似,無論這一天或這個宇宙有哪些不同的設定、主角穿越到哪個宇宙、在同一天做了哪些不同的選擇,解法其實都在主角身上。經過上千萬次的努力,狠心忽略上千萬次想放棄的念頭,才終於找到圓滿的結果。所有我們在此刻痛恨的角色,在另一個平行宇宙中也許是愛人、救命恩人,因此我們必須學會保持善良,這是導演想傳達的另一個信念(雖然到了後段有點太冗長、太重複,若精簡一些、留點空白會更好)。​

即便因身份、膚色、性向而被輕視或霸凌,也千萬不能放棄自己,因為你也有屬於自己的多重宇宙,而在這些宇宙的你,是如此地具有爆發力與影響力,你或許不能挽回戰爭的發生、疫情的蔓延、社會的對立衝突,但你絕對能夠凝聚所有力量來挽救自己的處境。無論那是家庭、朋友圈、事業、或是内心的穩定也好,那都是屬於你的「全世界」,在被虛無的貝果(黑洞)吸進去之前,用一個伸手、一個擁抱,重新抱緊那個我們曾經如此深愛的世界。​

​▲ 本文轉錄自 安琪拉看電影 臉書

 


|延伸閱讀|


▎⠀10件事認識新一代蝙蝠俠羅伯派汀森:因哈利波特沒考大學、曾和二代蜘蛛人搶角色?


▎⠀《人聲》影評:古一大師蒂妲絲雲頓 X 西班牙名導阿莫多瓦夢幻合作 一場完美的表演饗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