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雄鬼屋》影評:妳說過會一輩子陪我的

文 : 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2022-09-23

經上網查找資料才發現,原來台灣鬼屋有很多,像是日月潭教師會館、東海古堡、花蓮松園別館、彰化二林洪若潭凶宅等等,而其中有四棟鬼屋雖沒有正名,可卻普遍被視為是「台灣四大鬼屋」,按照地理位置從北至南排序的話,依序是基隆鬼屋、台中烏日鬼屋、嘉義民雄劉家古厝以及台南杏林醫院。而近幾年台灣推出數部恐怖電影,題材從鄉野奇談、喪葬習俗、校園鬼故事到凶宅鬼屋都有,鄉野奇談有《紅衣小女孩》系列、喪葬習俗有《粽邪》系列、校園鬼故事則有《女鬼橋》與正籌備中的續集,不讓其他題材專美於前,台灣凶宅鬼屋繼去年的《杏林醫院》之後,又一棟鬼屋被改編成電影搬上大銀幕,那就是被認為是「台灣四大鬼屋之首」、俗稱「民雄鬼屋」的嘉義民雄劉家古厝,只是當然的《杏林醫院》與《民雄鬼屋》彼此間沒有關聯性、也非系列作,是不同導演的獨立作品,不過聽說《杏林醫院》已有續集規劃,而後者則打算以「幾部曲」開發,至於之後是否會繼續支持,我想就是之後的事了。

在日治時期的嘉義民雄有三位富豪,曾任民雄鄉第一任鄉長的何立為、曾任民雄五穀王廟主委的陳實華,以及在斗南、大埤,南到水上、太保都有不少土地的、街坊鄰居以「劉員外」稱之的劉容如。在1929年時,劉容如為了一別苗頭、學起陳實華在今興中村費時三年,興建一座洋樓與庭院佔地約1210坪、庭院內有噴水池與樓台亭榭、三棟相連各有三間房的三層樓房。這棟參考風水而建的劉家古厝,是當時相當少見的巴洛克式洋房,劉容如本意是想讓一家大小、包含他的七名子女同住於此好享天倫樂,然而隨著子女長大各立門戶,加上之後劉容如認為宅邸離鬧區甚遠,考量到交通不方便等問題,最終在1945年帶著兒子劉存養搬離。時過境遷,年久失修的劉家古厝外表早已破敗黯淡、周圍雜草叢生,與當年的富麗堂皇相去甚遠,在後人的繪聲繪影之下,劉家古厝竟也悄悄成為了人們口中的鬼屋,不僅各種傳聞甚囂塵上,連當時劉家人的離開都被傳成另有隱情。

其中最為有名的便是傳言劉家有名婢女因故想不開,在宅邸一旁的古井投井自殺,死後成為地縛靈附於宅邸,而這個傳言在2000年之後再經渲染、誇大,變成了這名婢女因與劉家男主人暗通款曲,男主人更還有意納她為妾,此事遭女主人得知後便開始虐待這名婢女,不堪凌辱的婢女於是投井自殺,死後化成厲鬼報復劉家,導致劉家逐漸沒落。但事實上,劉家聲望直至今日都還在,從日治時期開始人才輩出,絲毫不見衰微之勢,而後來劉家後代亦有出面闢謠,不過所謂三人成虎,劉家人與劉家古厝的關係與後續發展,自然就成為人門口中的這個模樣。此外,相繼傳出的、像是中華民國國軍於1949年駐紮於此時,連長誤認人影為鬼魂開槍不慎擊斃一名士兵;或者是謠傳日君曾經同樣駐紮在劉家古厝,可不知何種原因所有士兵竟開槍互相掃射,最後無人生還...等傳言,還有1998年女子自焚命案,都替劉家古厝增添更多懸疑色彩,鬼屋之首當之無愧。

導演劉邦耀便是以劉家古厝為改編,選用了最知名的婢女投井自殺的傳聞為故事基底,更把2016年林姓男子聲稱自己是茅山道士、謊騙女大生和其外婆,告訴她們該名女大生的生辰八字和投進自殺的婢女自殺時間相符,若不趕快隨他進廟參拜,女大生將會被厲鬼纏身、全家喪命,逼使心生恐懼的女大生與外婆只好隨著林男到台南鹿耳門大廟參拜,女大生後更聽信林男所言,為了驅邪而獻身於他、最後卻發現竟是一場騙局的新聞時事寫入電影裡頭,完成了這部《民雄鬼屋》。而就像是電影中飾演阿智的劉韋辰在自己的社群網站上所寫的那樣,「不管故事情節為何,鬼怪為何,講的都是人。」,《民雄鬼屋》基本上還是在鬼片安全範圍內講了一個不會出錯的安全故事,構成劇情與推動劇情的都是鬼片常見的人的愛恨情仇與貪嗔癡慢疑,最後結局導向的結論亦依舊是那套因果理論,於是整體給觀眾的驚喜與刺激並不多。但我滿喜歡導演劉邦耀能將劉家古厝本身的謠傳與新聞事件拼湊重組、且很自然順暢的把上述提到的愛恨情仇與因果融入到劇情裡,使劉家古厝那被繪聲繪影而成的故事變得更為完整、成為一個值得一聽的鬼故事。

之前曾看過鏡文學推出的《驚悚劇場I》與《驚悚劇場II》,其中一部是《住戶公約第一條》剛好就是導演劉邦耀的作品,而在播映的七部短片作品中我把《住戶公約第一條》排在第一名,記得當時我說這部短片是倒吃甘蔗型,不看到最後不會知道原來所謂的「住戶公約第一條」真正說的是什麼,巧妙的誤導與前面的鋪陳,其實都是為了後面讓觀眾得知真相後,意識到「住戶公約第一條」七個字的真正意思,進而對劇情產生恐懼感。這次在《民雄鬼屋》裡,導演劉邦耀打算故技重施,試著透過結局真相的反轉來推翻觀眾原來對劇情的擅自認定,並藉此讓觀眾從後知後覺裡感到毛骨悚然。必須說的是,導演劉邦耀是有做到的,《民雄鬼屋》和《住戶公約第一條》同樣的在劇情過程中不斷給觀眾提示、暗示,其實女主角、也就是何聖心原來早就在1988年就已經死了,而在劇情主要的2001年時所看到的她一直是鬼,只是她自己並不曉得自己已經死了,是在妹妹何德心看似報復、實則想盡未了心願所做出的連串舉動後的那句「想和姊姊葬在一起」才查覺到,原來她和妹妹一樣早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了。

 

「妳說過會一輩子陪我的。」

隨著劇情發展,認識越深的何聖心之後,忍不住會去想,之所以何聖心表現的像是根本忘記自己曾經有個妹妹,不是因為時間或是死亡帶走她的記憶,而是她心中那對妹妹的愧疚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恐懼,防衛機制的啟動讓她無意識的去抹煞了妹妹的存在吧。至於何德心的部分,我想過何德心根本沒有想過要害何聖心,她想要的不過是要姊姊兌現她曾給過她的諾言罷了,一如作家笭菁著作《禁忌之畢旅》裡的那對閨密結局一樣,堅信好友和自己許下的都是兩個人要永遠在一起的願望,未曾去想對方心裡真正許的卻是只想保護自己,自始至終都對好友的諾言深信不疑,就連死後仍執著的要對方「說到做到」,看著這位好友的下場沒有同情,只有對她為辜負、背叛好友付出代價覺得痛快。同樣的情境發生在何聖心與何德心這對姊妹身上亦有相同感想,對於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還是相信姊姊會來救自己、就像她替姊姊承受一切的何德心同情與心疼不已。

只是導演劉邦耀似乎不想讓姊姊就這樣成為壞人,於是他將何聖心的行為歸咎在傳統社會重男輕女觀念下造成「只好犧牲妹妹來保護自己」的扭曲想法下的行為。從回憶片段裡就能隱約感受到小琪的阿嬤、何聖心的母親是個重男輕女的傳統婦女,三個孩子當中她最疼愛兒子,兄妹打鬧也總是只責備女兒,因此當哥哥發生意外溺死時,知道若是被母親得知哥哥是為了撿自己掉到河裡的鞋子才害他溺死的是自己,她的日子肯定不會好過,所以何聖心才會搶走妹妹的鞋,讓母親誤會是何德心害死哥哥,而果不其然誤會的母親再也沒有給何德心好臉色看,甚至在後來更認定何德心中邪,把她帶去給師父驅邪,才導致了何德心遭到師父和徒弟輪流強姦、進而釀成了悲劇也造成了另一個悲劇的發生。何聖心是錯,可追根究柢來看是她恐懼著母親重男輕女的觀念,最後小琪和阿智到監獄探訪阿嬤時,看著受到衝擊影響變得癡呆的阿嬤嘴裡說的、心裡惦記著都是兒子,彷彿女兒們不重要的模樣,再想著何聖心和何德心姊妹對彼此做的事,當下表情大概就像小琪和阿智一樣,既是悲傷又是憤怒的,百感交集。

雖然前面有說《民雄鬼屋》有著反轉情節,讓電影變得沒有那麼的老套,但可惜的地方是效果與威力有限,特別是在年初有《咒》的出現,都讓《民雄鬼屋》顯得還是創意有限,加上早已預期到導演劉邦耀會有像《住戶公約第一條》的編排手法,才會讓最後真相揭露後的反應從本該是「居然是這樣」變成「果然是這樣」。另外,在看電影的過程中不時讓我想到泰國的《連體陰》,同樣講的都是一人死去一人活著的雙胞胎故事,劇情走向以及最後兩人「終於又再在一起了」的收尾也都相似,所以驚喜感又自然的再度打折扣。然而這些對我來說並不是最可惜的部分,真的最可惜的是浪費了「劉家古厝」這個題材,確實整個劇情都是基於劉家古厝的傳言與發生在此的新聞事件來做改編,但有誰知道這是「發生在劉家古厝的事情」?若不是事前查過相關背景,單論電影劇情來說的話,這並非是劉家古厝不可的故事,這也有可能是發生在別處的故事,不是嗎?何況電影竟把劉姓改成何姓,這不重要的小細節更改,就讓電影跟真實世界裡的劉家古厝關聯性幾乎降為零,變成僅是借用了你我熟悉的「民雄鬼屋」的名好吸引觀眾入場觀賞的噱頭而已。

姑且不論《民雄鬼屋》和劉家古厝的關聯性是多是少,整體而言我認為《民雄鬼屋》表現得不過不失,沒有特別不好卻也沒有特別好,簡而言之就是中庸,當然要是和《杏林醫院》或是《靈語》比的話,《民雄鬼屋》簡直好看太多太多,至少論演技部分,楊謹華不會像楊丞琳過分用力的刻表現包含恐懼在內的各種情緒,而是很自然的展現角色反應,也沒有像徐立期、洪曉蕾完全不在狀況內的尷尬肢體與表情,光這點其實就對電影加了一些分數。我很同意欣賞的一位影評人前輩說的,雖然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說《民雄鬼屋》,但真的是「當一部恐怖片90%的戲都在試著嚇人,那它就不會嚇到任何人。」,《民雄鬼屋》就是這樣的情況。我不會說我對《民雄鬼屋》失望,只是我對導演劉邦耀期望更高,畢竟我很喜歡《住戶公約第一條》。

 

▲ 本文轉錄自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部落格

 

 

|延伸閱讀|

▎《鬼護士The Power》影評:醫院關燈之後
▎《劇場版 咒術迴戰 0》影評:愛是世界上最扭曲的詛咒 9月21日串流上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