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我心上》影評:一生只夠愛一個人|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文 : 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2022-11-23

以前在念書的時候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和同學交換分享各自買的小說,從便利商店買的49元口袋小說,到福利社偶爾會有的書攤小說,再到商周出版社出版的小說,幾乎是每天一本交換一本,連要考試了都還在看小說,那時候最喜歡下課跑書店買新書,然後在拆開封膜之後大力的聞著屬於新書的味道。人家總說千禧年前後的華語樂壇是諸神之戰,而對那時候的我來說,台灣網路文壇同樣亦是神仙打架,蝴蝶、痞子蔡、敷米漿、藤井樹、洛心、穹風、Sunny、九把刀等人相繼出現,先不論各自後來的發展如何,但在那時候的他們幾乎可以說是聯手撐起網路文壇的半壁江山。近幾年這幾位作者的作品接連被改編成影視作品,甚至如九把刀還有藤井樹更親自擔任自己電影的導演,這樣的改編趨勢讓我不禁期待,這些求學時的回憶能被慢慢的影像化,若以心中排序的話,會是洛心《人之初》、蝴蝶《我家有隻帥哥》、《我是男生,我是女生》、敷米漿《你那邊,幾點?》、《你轉身 我下樓》還有痞子蔡的《榭寄生》。

不過在等到這些作品被改編成影視作品之前,反而是我沒看過的、痞子蔡後期作品《國語推行員》先被搬上了大銀幕,且還被取了一個很有校園愛情電影感的片名《你在我心上》。雖然我知道會更改片名無疑是想要吸引更多觀眾進場,畢竟坦白來說這類校園愛情電影還是很有市場競爭力的,至少比起很有距離感、時代感的《國語推行員》,《你在我心上》很容易就被想成是又一部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我的少女時代》、《陪你很久很久》,自然而然會吸引比較多人買票進場。但是否《你在我心上》真能成為下一部刮起純愛熱潮的電影?我個人認為有可能,可不容易。原因在於,儘管都能被歸類到同一類型,然背景設定在80年代、戒嚴時期後期的《你在我心上》,很尷尬的卡在了一個中間的位置,對經歷過「說國語運動」的觀眾來說時代痕跡太淺,能讓他們話當年的事物與景致有限;而對年輕觀眾而言電影則時代過於久遠,來不及參與那些過去、能產生的共鳴有限。

▎《陪你很久很久》>> MyVideo 線上看

直接的感受就是,說國語運動是推動了班長與素芬間的愛情,彼此錯過二十年的遺憾與圓滿固然動人,可感覺上「說國語運動」似乎僅成了背景時代的告知,電影和戒嚴時期其實關聯性並不大,和上禮拜剛在高雄電影節看完的《流麻溝十五號》同樣給人「少了點什麼」的感覺,以為會在電影中看見更多關於時代的鑿刻,例如《我的少女時代》有劉德華、有詛咒信、有草蜢、有溜冰場、有體罰...,有很多人事物與體制,一加一再加一的步步領著觀眾回到、並且大概率會陷入電影所營造出來的90年代的氛圍裡,然《你在我心上》實際除了說國語要罰錢之外,就好像沒有再多的給予了。

於是難免不禁會想,班長和素芬的感情確實因說國語運動而生,可有意思的部分就也只是因為他們生處於戒嚴時期,如果將說國語運動這件事情拿掉,班長和素芬就好像是早個十年出生的柯景騰與沈佳宜,不論是學生時期的認識與相處模式,到後面女生聯考的落榜,兩人分隔兩地的相思,因某些原因而錯過在一起的機會,多年後才又再次重逢等等都如此相像,「兩人並沒有真的受到時代環境影響而無法在一起」,所以這段感情似乎沒有非得要是戒嚴時期才能成立。在有了這樣的想法之後,本來聽了很甜、很浪漫的「班長一句」、「髒話一句」、「我可以說謊嗎?」,越是聽到後來聽多了,反而覺得膩掉了甚至還很尷尬,假如兩人間的感情真因時代環境而刻骨銘心,那麼我很相信這些話越說到後面是越能帶給觀眾感動的。

 

「妳忘記地球是圓的嗎?大不了我繞一圈再回家。」

其實我還滿喜歡《你在我心上》的前半段以及快到結束的時候,也就是班長和素芬的學生時期,還有多年以後素芬向班長解釋「您」意思的那幾分鐘,這讓電影即使不完美,還是給了兩人感情開始與結束,如劇情中時常提到的,在繞了一個圈後還是一個圓滿。沒有看過痞子蔡的原著,但電影中主角們所處的時代背景、戒嚴時期的歷史無不讓《你在我心上》和其他電影比多了新鮮感,而整個學生主角群那很有口氣的道地台語,亦將觀眾拉近他們身邊,無法克制說台語的衝動致使的罰錢與藤條伺候,沒有預想中高額罰鍰與掛狗牌羞辱立起的嚴肅,反而更多的是幾個十元與布丁堆起的浪漫。

不難理解班長為何會從剛開始對身為班上國語推行員的素芬不滿轉為喜歡,雖然情感的轉折貌似是很突然,但也還是有跡可循,而班長漸漸從本來跟著欺負到後來的幫助,更讓個性怯懦、早就不想當國語推行員的素芬對舉報同學這件事感到愧疚與痛苦,內心蠢蠢欲動的情感催動了素芬想要拒絕甚至抵抗體制的不合理與壓迫,戲院前面對教官的威嚇,她那句「報告教官,恁祖嬤就是國語推行員!」是反抗、是衝撞,更是心中隱隱存在著的「有你(班長)我就不怕」的想法體現,也是在那時刻令人意識到了喜歡已經成為了愛,如同當年沈佳宜起身替同被教官質疑偷錢的柯景騰說話。被歡聲雷動的掌聲迎接的素芬,手打直半蹲著邊哭的沈佳宜,都是青春最美的模樣。

 

「生命就像個圓圈圈,越是靠近終點,反而越接近起點。」

《你在我心上》或許顧慮到主題仍是愛情,所以不自覺間淡化處理了戒嚴時期這個素材,不過卻也導致電影就像前面提到的,不是非要是這個時代不可的故事,班長和素芬間的聚散離分若要說深刻,也不會是因這題材所致,而真的就是由於時代關係。手機、網路尚未普及的時代,要聯絡彼此得透過寫信或是公共電話,要見上一面也是要坐好幾小時的客運或火車,所以對於得來不意的感情與關係更是格外珍惜,就像時常聽到老一輩的人說起對年輕一代的看法,「以前的人東西壞了就修,現在的人東西壞了就丟。」,從東西到感情都是,因此班長與素芬這樣子談情說愛而來的感情就顯得不容易,而班長那一卷卷總以情歌為開始的數學卡帶,他將他對她的思念寄託於歌裡,好似寫不完對素芬的紙短情長。在我眼裡看來,《你在我心上》確實是因時代感而給我還不錯的感覺,但和我期望中所想要看到的是不同的「時代感」,這個落差是我認為的一個可惜之處,因為儘管都是時代感,然帶給觀眾的感受可以是不同的,這也是為什麼我喜歡學生時期多過於長大之後的他們。

 

「如果喜歡是一種記得,我會永遠永遠記得您。」

想把《你在我心上》看成是個關於緣分的故事。那個時代下的各種情感與關係,不論是友情還是愛情的聯繫比起現代更難,能夠和一個人當朋友當很久、能夠喜歡一個人很久,都是不容易也好不容易的事,若把詩人木心所寫,「從前的日色變得慢,車,馬,郵件都慢,一生只夠一個人。」放到電影裡來看,就成了素芬信中所寫的「如果喜歡是一種記得,我會永遠永遠記得您。」,一生很短,只夠她好好的喜歡他一個人,走著走著是散了,或是牽起了手都是緣分,只要她讓他知道這一生她始終把他放在心上就好了,「我愛您」解讀成「我愛你,在我心上」,拆開來再重組,替電影畫下一個相當浪漫的句點。

《你在我心上》整體是有著獨特的清新感,尤其是前面的學生時期,與後面近尾聲的處理,都有種甜而不膩的純愛滋味。無奈中間大段的劇情處理得不是很好,在少了有力的時代環境影響之下,班長和素芬其實也就只是普通的、還未談成的遠距離戀愛,實在說服不了我去忍受他們長大後還在講的「班長一句」或是「我可以說謊嗎?」,並且坦白說,很明白這幾句話的代表性與重要性,可是當一直只是不斷重複的被說起,又沒有足夠的劇情去支撐的話,聽久了只會令人感到麻木甚至尷尬。不過雖然劇情不夠好,然幸好演員群表現沒讓人失望,特別是一眾學生演員,不得不再次稱讚他們說起台語的口氣道地,完全不會讓人感到出戲。反倒是女主角袁子芸,記得剛看完電影的時候立刻和朋友分享感受,我說她的講話語氣與聲調放在學生時期很有氣質,可不曉得為什麼成人扮相後聽就有種說不上來的分離感,不過她是真的滿適合素芬這角色的。

不會不喜歡《你在我心上》,因為它確實是比不少同類型電影來得好上許多,就僅僅個人期待看到更多在那個時代下的愛情可以有多可貴,和現代校園愛情電影沒有做出明顯區別很可惜,但電影帶給人的感受很舒服、很清新,張庭瑚袁子芸的組合新鮮,郎才女貌、賞心悅目,再加上飾演張庭瑚阿公的蔡振南加入,直接就成了電影的加分項。以小說改編的成果來看,導演林錦和是有到那個成績的,至少在看完《你在我心上》後,是會讓我想買痞子蔡的原著小說來看的,然後最後還是那一句,好希望看到槲寄生的改編喔。

 

▲ 本文轉錄自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部落格

 

 

 

|延伸閱讀|

▎《不看鐵達尼號的男人》影評:我想我愛妳|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