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人故事|《王牌冤家》金凱瑞

文 : 無影無蹤 2020-08-19

本文轉錄自 無影無蹤 粉絲專頁

當導演米歇.龔德里(Michel Gondry)第一次與金.凱瑞(Jim Carrey)見面時,金.凱瑞其實飽受憂鬱症困擾。龔德里見狀卻對他說:「你現在太美了,你是如此的破碎⋯⋯請你不要好起來。」

事隔多年,金.凱瑞半開玩笑地說:「幹這行就是這麼該死。(That’s how fxxked-up this business is.)」

說是米歇.龔德里殘酷?或許該說他在那一剎那,他的眼中只有他的主人翁────喬爾.巴里斯。後來他堅持讓金.凱瑞主演了這部電影,即足以傳世永恆的愛情經典《王牌冤家 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2004)

在劇中,喬爾與女友克蕾婷分手之後,陷入抑鬱的情緒。當他想再回去找她時,卻發現克蕾婷已經完全認不出他來。喬爾很快發現克蕾婷既不是假裝,也不是惡作劇,她接受了一種記憶消除的手術,兩人所有相處過的回憶一併被刪除殆盡。

喬爾得知之後感到痛苦萬分,也決定進行這項手術。但在洗去記憶之時,他發現自己必須在腦海裡重新經歷一次他們一起的回憶。在這個過程之中,喬爾才發現自己一點也不想忘記這些兩人曾經度過的一切美好⋯⋯。

《王牌冤家》其實是一部帶有濃厚惆悵的奇幻愛情電影,喬爾與克蕾婷或許是「冤家」,但跟「王牌」可扯不上邊,台灣片商當時為了市場考量便宜行事取出來的片名,使得這部片失去了與真正需要它的觀眾相遇的機會。如不解釋,擺在架上,看到片名與卡司,還以為是什麼無腦喜劇片。

雖然金.凱瑞早就已經以《楚門的世界 The Truman Show》(1998)、《月亮上的男人 Man on the Moon》(1999)等片證明自己不只是插科打諢的喜劇演員,甚至兩次榮獲金球獎影帝殊榮,但在許多人心目中,他還是《摩登大聖 The Mask》(1994)的那個金.凱瑞。不只是台灣觀眾這麼想,奧斯卡的影藝學院會員也始終無法認可他的轉型。

金.凱瑞在今年七月出版的爭議自傳體小說《Memoirs and Misinformation: A Novel》之中,對他當年自己眾所皆知的一段情緣發表了一些想法,或許能讓我們稍微理解他當時的心理狀態。

在1999年,金.凱瑞在拍攝《一個頭兩個大 Me, Myself & Irene》(2000)結束之後,與女主角芮妮.齊薇格(Renée Zellweger)陷入了熱戀。兩人的關係很快被曝光,但他們也沒有打算掩飾這段情,公開表明了對彼此的愛戀,並在2000年宣告訂婚。金.凱瑞現在憶起這場戀曲,說芮妮.齊薇格是他此生見過最真的人,並在書中形容,她是他「最後的摯愛」。

但兩人的關係還是在2000年底神秘的畫下了句點。一年之後,他遇上了正在尋找喬爾的米歇.龔德里,兩人的默契很快成形。就時間點以及他對舊情人的敘述來看,金.凱瑞當時心中所投射的克蕾婷,是不是就是⋯⋯?

在當年的獎季,金.凱瑞憑藉著令人動容的精湛演出,一舉入圍了當年的金球獎、英國金像獎影帝。然而,去了奧斯卡,卻照樣連入圍都沒有,影藝學院更欣賞女主角凱特.溫絲蕾(Kate Winslet)。

不過現在回頭看,我們看到的不是獎項誰屬,而是喬爾與克蕾婷在長廊上,羞赧地望向對方,相視而笑的樣子。

當被問到會不會為了與芮妮.齊薇格的這段情感到絲毫後悔時,金.凱瑞直率地答道:「我不會為我生命中的任何事感到後悔。」

 

來源:無影無蹤〔臉書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