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姆漢克有力角逐2023奧斯卡之作《貓王艾維斯》:貓王與他的經紀人|無影無蹤

文 : 無影無蹤 2022-08-17

現在偶像歌手搭配海量周邊商品是基本的,但在1950年代,這可是天才創舉。最早想到這個主意的是一個名為湯姆.帕克上校(Colonel Tom Parker)的神秘人物,也正是電影《貓王艾維斯》(Elvis,2022)的故事主述者。

▎《貓王艾維斯》 >> MyVideo 線上看

片中一幕,上校自傲地展示所有貓王(Elvis Presley)的周邊商品,還同時秀出了「我愛貓王」和「我恨貓王」的徽章,當被問到為什麼連「我恨貓王」都要製作時。他妙語解釋,有人愛就有人恨,兩邊的錢能賺當然都得賺。

不過《貓王艾維斯》卻並不是一部美化湯姆.帕克經歷的作品,相反的,所有稍微熟悉美國流行音樂史的人都知道他是如何惡名昭彰,談起剝削出名的經紀人,他若排第二,恐怕沒人敢稱第一。澳洲導演巴茲.魯曼(Baz Luhrmann)向來對歌舞場面的構築特別擅長,細膩刻畫人性不是他的專長也非興趣所在,因此在他的作品之中,湯姆.帕克的角色似乎只能以比較刻板的方式呈現。

不過巧妙的是,巴茲.魯曼大可以找克里斯多夫.沃茲(Christoph Waltz)這種擺明來者不善的演員出演,但他卻選了湯姆.漢克斯(Tom Hanks)。其中立意也很明確,因為他不希望讓觀眾第一時間就認定湯姆.帕克是個混蛋。總是出演大好人的湯姆.漢克斯有著強烈的角色形象,請他出演更能模糊觀眾耳目,也令人相信如果現實中的剝削者真是湯姆.漢克斯這樣的人,那你我恐怕真的都有可能上當。

 

試著想想,在你生命中佔過你便宜的人,有幾個人真的是一副騙子樣呢?

事實上這當然也並不是巴茲.魯曼自己的想像,相反的,他做了相當細緻的功課。舉例來說,當湯姆.漢克斯為了詮釋角色而問起貓王遺孀普莉西拉.普里斯萊(Priscilla Presley)對上校的看法時,她竟然沒有得到一點抱怨。普莉西拉說:「我覺得上校是一個很好的人,但願他現在還活著。他或許是一個混帳,但至少他對我們非常照顧。

不過即便普莉西拉這麼說,卻不代表她的認知完全屬實。湯姆.帕克對貓王的嚴重剝削早已獲得公認。他收取了貓王25%至50%收入的佣金,私自賣掉了貓王早期唱片的版權,逼迫他去出演無腦商業電影,並將自己的所得(包括後來貓王過世的作品版權等)全部投入賭場。可說身為一個經紀人,他拿的好處甚至多過貓王本人,而他幾乎沒有付出太多勞力。

針對這部片的改編,曾親身訪問過湯姆.帕克的資深記者阿萊娜.納許(Alanna Nash)也許最有資格評論,她是少數跟上校有親身接觸的記者。在一篇《浮華世界》刊出的文章之中,她開篇第一句話就寫道「這部電影弄錯了」。

「這部電影弄錯了,當貓王的翹臀召喚出了掃黃人士時,帕克很可能沒有臉紅,因為上校鼓勵任何可以搶佔頭條、為他的子弟兵製造爭議的行為。」阿萊娜.納許如是說。

有別於電影之中將上校描寫成對當權者仍有忌憚,事實的真相是他其實無所不用其極利用警方對貓王的詆毀來當作宣傳詞,使得場場演出都能爆滿。當她親身質問上校為什麼不為貓王爭取演出更好的電影時,上校的反應倒是於電影中的詮釋一致,他推說一切都是貓王自己的選擇,並吼道:「我為貓王爭取到拉斯維加斯有史以來最高薪的演出費,人們忘了這一點,沒有人能在拉斯維加斯能比他賺得更多。」

換言之,《貓王艾維斯》的呈現其實也沒有與事實相去太遠。如果沒有上校,恐怕也沒有貓王後來的地位。兩人相互拉扯、倚靠,最終找到了一個恐怖的平衡。而這也是這部電影之中有趣的地方,觀者也許清楚看見了上校的惡形惡狀,卻又不得不否認他確實是一個極具手腕的造王者。

1997年,上校以87歲高齡在洛杉磯辭世。貓王遺孀普莉西拉.普里斯萊也參與其中,她的悼詞之中也許能最能完美總結他的一生。她當時如此打趣道:「貓王和上校共同創造了歷史,世界因為他倆的合作而變得更豐富、美好且有趣。不過現在我得想想我的錢包放在哪了,因為我過來的路上沒見到售票處,但我猜上校肯定在離場的地方安排了收費站。

在坎城影展盛大首映的《貓王艾維斯》目前也成為2023年奧斯卡的有力角逐之作,其中湯姆.漢克斯對湯姆.帕克上校的詮釋被認為有機會爭奪最佳男配角獎。儘管阿萊娜.納許曾公開提出他的口音其實與上校並不相似,但她同意巴茲.魯曼成功地讓他的口音與一般英語系觀眾產生了距離感,因為任誰也都猜不透這個口音的來源為何在,也符合了這個角色的神秘身世。

各位影迷,你看好湯姆.漢克斯可以憑藉《貓王艾維斯》獲取奧斯卡提名嗎?話說他上一次登上奧斯卡頒獎台領獎,可也是27年前的事情了呢!

 

▲ 本文轉錄自 無影無蹤 粉絲專頁


 ▎《貓王艾維斯》 >> MyVideo 線上看

 

|延伸閱讀|

▎早在成為至尊魔法師「王」之前 黃凱旋就被各大導演、演員認可 「萬磁王」曾替他背書|無影無蹤

▎一個美國女演員之死,間接啟發了台灣的反跟騷法? |無影無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