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影無蹤|2020金馬獎總評(動畫長片)

文 : 無影無蹤 2020-11-16

【2020金馬獎總評(動畫長片)】

 


【最佳動畫長片】
諶靜蓮&徐志奕《中山魂》
易智言《廢棄之城》

▲第57屆金馬獎最佳動畫長片入圍者(圖片來源:金馬影展粉專)
 
▼本文轉錄自 無影無蹤 粉絲專頁


雖然這樣說很殘酷,但眾所期盼的《廢棄之城》是一部失敗的作品。作為易智言導演長年下來的影迷,關注這個案子多年,發現看到這部作品不斷延宕推出,早就感覺不太妙。看見最後的成品卻發現問題不僅僅只是過時而已,而是在整個角色設計的基礎架構下,這部作品就已經有了盲點。


本片在2011年便奪得金馬創投首獎,其故事描述一個自我放逐的少年偶然發現了一座由廢棄物堆疊而成的城市,很神奇的是,這座城市所有的垃圾都具有生命力。但在角色外型的概念設計上,導演保留了這些塑膠袋、掃帚、電鍋、樂器、插頭的寫實原貌,除了讓他們發聲之外,沒有賦予它們臉部表情(佛像角色除外),因此也不存在肢體張力。


一部以少年以及會說話的物品為主角的奇幻故事,其目標客群很顯然不會是成人,而是兒少族群。但過於寫實的角色塑造,讓小朋友也不可能喜歡。這時候大家不免會拿《玩具總動員4 Toy Story 4》(2019)進行對比,皮克斯清楚地在角色設計上就顧慮到觀眾的情感投射,進而延伸到後續轉化成商品販售的效應。


因此就連一個名為「叉奇」的叉子角色都得有張惹人喜歡的臉,更不用說其他具有生命的角色也是以人型或動物型角色為主。觀眾看完會想買「卡蹦公爵」,但看完《廢棄之城》,不會想要購買一個⋯⋯「塑膠袋」。


如果作品本身不能打中原本想像的客群,那後續再談環保議題也是白搭,因為根本觸及不到溝通的對象。而除了上述所提及的致命傷之外,另一個問題也可以連結到近日的鍾明軒配音風波。易導找上子弟兵黃河為主人翁小樹配音,但黃河為本片配音時已經年近三十,聲音太有男人味,而且也不具有專業配音員該有的聲音表情,因此與角色不僅不搭調,也令人聽了不舒服。這說明戲劇表演與配音終究是兩回事,隔行如隔山。


眾垃圾也是安排張孝全等非專業配音員配音為主,沒有臉部表情也就罷了,連聲音表演也欠奉,只是造成觀眾與畫面產生更嚴重的疏離。而本片所謂逃避被緝捕的戲劇場面,也都給人濃厚《玩具總動員》系列的既視感,無法給觀眾太多驚喜。回到小樹選擇離開的動機,也不明所以。就大部分的層面來看,《廢棄之城》都不在及格線上。


易導與動畫人辛苦將近十年進行創作,也許在3D動畫的質感呈現上堪稱不俗,是技術上的里程碑。但整個企劃上的先天缺失難以挽回,顯然已經無力回天。


很巧合的,《中山魂》也是一個製作時程將近十年的作品,當時是為了響應建國百年而喊出來的計畫。事隔多年,眾人都已經幾乎忘記有這件事的時候,居然就這麼入圍金馬獎了。故事描繪孫文倡議推翻滿清的歷程,熟知當時歷史的便知,孫文本人不上陣,而是以精神領袖的身分籌資募款,又因為太愛吹牛皮,而獲得「孫大砲」渾名。


於是編劇秦天南與廖克發一定程度地削弱了孫文神話,減少歌功頌德的篇幅,將孫文塑造成一個喜劇化角色。雖然就角色塑造的方向上來說是正確的,但或許更大的問題是,在當前的台灣社會,已經沒有人會對這位國父的故事感到興趣。近年也出現不斷地出現各種翻案史料,包括他在廣州所製造的西關慘案等史實,皆指名孫文絕不如國民黨宣傳來的完美。這時候去推出一部《中山魂》,實在難免讓人有種時空錯置之感。


至於有媒體指出《中山魂》因為有中資,因此是中國電影之說。至少在出資比例、導演與配音員國籍,都是以台灣為主,片中的一切用語也是台灣用法,在史觀上也沒插入什麼中共角度,可以說是幾近純正的國片製作。大家與其擔心被一部《中山魂》統戰,不如留意一下身邊無所不在的陸劇和陸綜比較實在。


但出乎意料的是,雖然故事顯得戲謔且粗糙,但動畫設計上其實質感不差,至少在人物的自然度略勝《廢棄之城》。它真正的大問題並不是出在動畫本身,而是選題本身,尊孫文為英雄的題目主旨,是怎麼拍都不會成立的。

 

|延伸閱讀|

▎⠀《消失的情人節》11項入圍大贏家!金馬57完整入圍名單揭曉

▎⠀無影無蹤|2020金馬獎總評(動畫短片):亮點盡在短片類

 

第57屆金馬獎 11月21日myVideo獨家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