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影無蹤|2020金馬獎總評(劇情長片+導演):有情人終成眷屬

文 : 無影無蹤 2020-11-20

【2020金馬獎總評(劇情長片+導演):有情人終成眷屬】

 


【最佳劇情長片】
《日子》
《消失的情人節》
《同學麥娜絲》
《親愛的房客》
《手捲煙》

▲第57屆金馬獎最佳劇情長片入圍者(圖片來源:金馬影展粉專)

 


【最佳導演】
蔡明亮《日子》
陳玉勳《消失的情人節》
鄭有傑《親愛的房客》
陳果《墮胎師》
黃信堯《同學麥娜絲》

▲第57屆金馬獎最佳導演入圍者(圖片來源:金馬影展粉專)
 
▼本文轉錄自 無影無蹤 粉絲專頁

.

自2013年起,在時任評審團主席李安倡議之下,金馬獎的最後討論都是從最佳劇情長片開始討論,下一個就是討論最佳導演誰屬。過去20年,最佳劇情長片和最佳導演只重合過五次,分別是《色,戒》、《投名狀》、《不能沒有你》、《刺客聶隱娘》與《陽光普照》,不是作品本身太強,就是當年所遭遇到的對手難以相提並論。在作品都在伯仲之間、各有呼聲的情況下,劇情長片選出來之後,導演獎很容易會頒發給前一輪討論的第二名。

.

依照這個邏輯來看,今年雖然有入選柏林影展主競賽的《日子》掛頭牌,但蔡明亮導演的極簡敘事本來就會引發正反兩極的議論,喜歡的人極喜歡、討厭的人極討厭,當年他以《郊遊》(2013)角逐最佳劇情片失利,就是一票之差輸給《爸媽不在家》(2013)。說明即便是大師也未必所有人就直接買單,每個人還是各有盤算與堅持。

.

回歸到投票制度上,如果今年沒有太大改變,應是採取多輪絕對多數制(Exhaustive ballot),意思即每一輪投票會淘汰掉最少票數的作品,而最少票數作品的支持者在下一輪,就會將票投給其它電影。照這個制度來看,也許大家便可以試著去揣測,最可能在第一輪被刷掉的電影是什麼,而支持這部電影的人下一輪會投給誰呢?

.

以今年來看,明顯在各個面向都不盡成熟的《手捲煙》最可能在第一輪被刷掉,它的存在比較像是對香港電影的一個鼓勵,沒有入圍最佳導演但卻獲得最佳劇情長片的案例就金馬獎的歷史來看本來極為少見。至於支持《手捲煙》的評審的票會游到哪裡去,還真的說不準。因為《日子》、《消失的情人節》、《同學麥娜絲》與《親愛的房客》應該都各自存在一些支持者。

.

可能會有一批評審主張《日子》的敘事實驗走在最前端;或許會有評審主張《消失的情人節》的故事不落俗套,開創奇幻愛情新局;《同學麥娜絲》對時代下中年大叔的犀利觀察與整體製作的齊全度也許也有評審買單;就連明顯存在盲點的《親愛的房客》,相信也會有評審強調它是如何彰顯了時代精神。

.

不過《日子》作為四部作品唯一的「異數」,意即跟大家都長得不一樣,感覺不見得會太快被否決。影視獎項的評審到最後就是「抓漏」的過程,每部作品都差不多好,大家就會去提出哪部作品哪一點做得不夠好,試圖把它拉下去。曾問過往年金馬評審一些秘辛,得到的回覆是,最後討論的可能甚至只是一個鏡頭的一個細節而已。

.

以這種情況看來,《消失的情人節》、《同學麥娜絲》與《親愛的房客》如此「典型」的劇情片,經過放大檢視,缺點其實難以遁形。反而《日子》是蔡導自己的小宇宙,你只可能不喜歡,但卻很難主張它哪裡沒拍好(這跟它當年以《郊遊》走到最後一輪的狀況相近)。經過幾輪投票與權衡的結果,《日子》有可能會不斷地被推到最後,與某部已經被檢視到「千瘡百孔」的劇情長片對決。

.

以防有人問我那為什麼《日子》在台北電影獎沒有拿下最佳劇情長片,在此先行回答,我想那也是因為台北電影獎雖然沒有明說,但給獎方向仍然比較鼓勵新銳,趨向更產業化的結果,《返校》(2019)突圍也是意料之中。但金馬獎的邏輯是絕對不同。

.

而我個人認為會挺進最後一輪與《日子》對決的,比較可能是《消失的情人節》。雖然這麼說會讓各位影迷產生質疑,但其實評審到最後未必會就片論片,尤其大多評審還是以台灣人為主,多半看過鄭有傑陳玉勳黃信堯過去的作品,雖然未必會說出來,但大家心裡都有一把尺,知道這個導演這次的發揮到了什麼程度。究竟是端出了生涯最佳,還是交出差強人意之作。

.

陳玉勳以《熱帶魚》(1994)廣受褒獎,第二部作品《愛情來了》(1997)雖然影評頗佳,但票房奇慘,致使得他黯然離開電影圈。在國片市場再有起色之後,他以《總舖師》(2013)回歸,接著又端出了製作規模更大的《健忘村》(2017),影迷很容易察覺這些作品與他過去的創作尖峰期明顯有很大落差。直到《消失的情人節》問世,大家才彷彿看見了更多陳玉勳本色,他在喜劇調性的整合以及一些奇幻巧思的點綴都獲得很好的展現。雖然仍有缺點,但這真的是一個迷人的故事。

.

在這樣的背景底下,會有評審會想把票投給《消失的情人節》是完全不難理解。畢竟鄭有傑這次的作品未處在最佳狀態,而黃信堯大玩後設、凸顯自己存在的特色在《大佛普拉斯》(2017)已經玩過,評審未必感受驚喜,還可能會覺得有點反感。

.

屆時相信最佳劇情長片與導演獎應該會分家,如果是《日子》擒下最佳劇情長片,那導演獎應該榮歸陳玉勳。相反的話,要是《消失的情人節》獲得最佳劇情長片,那導演獎殊榮應該就會由蔡明亮奪得。

.

而這次以《墮胎師》角逐最佳導演的陳果,其實能入圍就已經極為勉強,這部作品雖然表現了香港現下的沉鬱處境,但呈現太過粗糙,比較像是對海外導演以及大師導演的保障名額。往年金馬獎都有這種習性,明明該導演不在最佳狀態,同一屆明明也有更值得入圍的好片,卻基於其它考量而將他們選入,過去四年的案例分別是杜琪峯《三人行》、許鞍華明月幾時有》、姜文邪不壓正》與張作驥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況且金馬獎史上從未有過一部作品在沒有入圍最佳劇情長片的情況下獲得最佳導演,因此《墮胎師》獲獎也幾乎沒有可能。

 

|延伸閱讀|

▎⠀無影無蹤|2020金馬獎總評(劇情短片):新人輩出,生死血戰

▎⠀無影無蹤|2020金馬獎總評(新導演):新導演五取三

 

第57屆金馬獎 11月21日myVideo獨家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