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影無蹤|2020金馬獎總評(新導演):新導演五取三

文 : 無影無蹤 2020-11-17

【2020金馬獎總評(新導演):新導演五取三】

 


【最佳新導演】
張吉安《南巫》
廖明毅《怪胎》
許承傑《孤味》
柯貞年《無聲》
陳健朗《手捲煙》

▲第57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入圍者(圖片來源:金馬影展粉專)

 

▼本文轉錄自 無影無蹤 粉絲專頁


本項應該也是本屆金馬獎數一數二激烈的一項。不過其實照邏輯來看,在作品已經提名最新劇情長片的情況下,其導演應該是當然得主,過去七年只有《一念無明》(2016)的導演黃進一人是例外,當年他的對手包括後來作品獲得最佳劇情長片的張大磊(作品為《八月》)。所以陳健朗應該可以穩穩以《手捲煙》獲獎。


確定嗎?今年倒覺得不好說了。因為《手捲煙》能夠提名最佳劇情長片,一方面也是因為它是今年香港報名之作當中相對出色、也有個性的一部。但論起導演技巧,其實本片仍有生澀不全之處,包括最後有意效仿朴贊郁的動作戲,以及對反派角色刻板到幾乎可笑的塑造。但想到導演能在疫情之下開工,能以極短時間、極低成本拍完,然後還真的能召喚出一種逝去的港片神采,也覺得給他一座最佳新導演好像也不為過了。


另外一位大物級入圍者是張吉安,他的《南巫》以邊界為背景,巧妙地擷取地方傳說、巫術文化來勾勒出當地的族群關係。在長鏡頭與光影運用上,也都自成一格。比起《手捲煙》與《孤味》,《南巫》更具作者性,令人想到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在大多港陸作品抵制之下,金馬獎近年開始關照東南亞華語作品,在五部作品品質皆屬齊全、勢均力敵的情況下,或可考慮推張吉安一把。以其才華來看,他確實有可能成為下一個前進歐洲三大影展的華語導演。


三位台灣導演這次也都展現了各自的強勁競爭力。柯貞年的《無聲》其實完全有入圍最佳劇情長片的資格,整部作品無論在表演、美術、聲音設計等各個部門,都展現了台灣電影工業目前最高的水平,整體氛圍的營造都有一定成就。同時本片是以真實事件延伸而來,這個取材有其風險,但柯貞年依然克服萬難,找到了一個屬於自己的辯證觀點(雖然不見得每個人都認同)。本片展現了她調度一個長片作品的能耐,也有相當大的獲獎希望。


許承傑雖然是男性導演,但拍攝一部女性角度家族史的《孤味》,卻完全沒有勉強的地方。幾場女性對話的調度,成功還原了大家熟悉的生活況味(看似簡單,大多數作品卻不見得能做到),堪稱是台灣今年最好的通俗劇(melodrama)。但偏偏這個類型的國片典範過去也有不少,可能對它造成壓力,好比李安的《飲食男女》(1994)。


相形之下,一樣是以食材帶出故事,《飲食男女》在料理工法、菜色與擺盤都下了工夫,也使之成了故事情節的隱喻,但《孤味》卻將之當作背景帶過,是可惜之處。你可能覺得我拿李安來跟這部比太過分,但是對於評審而言,家庭故事本來就是台灣電影很常見的題材,在評選時不由自主拿前人作品作為標竿很正常。反觀《怪胎》的優勢就浮現了,因為你很難拿任何作品跟它進行比較。


《怪胎》完全是廖明毅導演自己開創的世界,描述一對強迫者(OCD)情侶的偏執與古怪浪漫。只是這個趣味只維持了一半篇幅,隨著男孩好轉,甚至得以出去覓職、偷吃,故事忽然轉換為傳統的愛情故事,可預測性變高。我個人偏愛故事前半段,但畢竟這項不是比劇本,是比新導演,回歸到世界觀的架構,以及美術、攝影與演員的全面整合,導演功力是顯而易見的。甚至可以說,廖明毅就像以OCD的狀態來要求每個鏡頭的細節,非得做到位不可。就成品而言,《怪胎》確實可觀。


回過頭來看,就邏輯看,提名最佳劇情片的《手捲煙》理應獲獎,但考量到《無聲》與《南巫》等片分別展現的工業實力與藝術特色,評審應該會有些為難,端看評審的美學偏好與切入角度。

 

|延伸閱讀|

▎⠀《消失的情人節》11項入圍大贏家!金馬57完整入圍名單揭曉

▎⠀韓國《熔爐》到台灣《無聲》,盤點4部為弱勢發聲的社會議題電影!

 

第57屆金馬獎 11月21日myVideo獨家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