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影無蹤|2020金馬獎總評(原著劇本):無聲勝有聲

文 : 無影無蹤 2020-11-17

【2020金馬獎總評(原著劇本):無聲勝有聲】

 


【最佳原著劇本】
陳玉勳《消失的情人節》
張吉安《南巫》
鍾孟宏&張耀升《腿》
鄭有傑《親愛的房客》
柯貞年&林品君《無聲》

▲第57屆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入圍者(圖片來源:金馬影展粉專)

 

▼本文轉錄自 無影無蹤 粉絲專頁


曾以《陽光普照》提名去年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的鍾孟宏&張耀升組合再次提名,這次是以黑色喜劇《腿》獲得入圍。以華爾滋的舞姿作為婚姻的隱喻頗有創意,但整個作品呈現鬆散,像是一堆調性不合的情節與人物串接在一起。其實拆分開來看,有幾場好戲可看,也偶有亮眼金句,但整體缺乏讓人難以抓到重點,就連夫妻之情的建立也不穩固。


南巫》可以提名劇本獎令人驚訝,並非劇本不好,而是因為該作的亮點其實比較多是在視覺上的營造。本片故事融入了傳說、民俗文化的特色,並不時反映馬來西亞當時的社會現況。身兼編導的張吉安並未因為故事是家庭故事而做小格局,以時代與多元的文化性為經緯進行編織,巫術隱喻政治權術,也許這點獲得了評審的好評。


《親愛的房客》固然動人,但平心而論,劇本上存在議題先行於故事的疑慮。而一些理應可以更細膩地描繪的部分,例如養父與養子(莫子儀白潤音)之間的關係,也欠缺更多默契上的設計,要不是兩人表演出色,多少掩蓋了劇本上的缺失,否則實在無法讓人相信他們的關係有多密切,而偏偏這又是作品的重心之一。


《消失的情人節》是陳玉勳早期完成的劇本,塵封多年之後終於得以影像化。也難怪片中的喜劇設計,具有當年《愛情來了》(1997)的神采。劇中一快一慢的角色對比,將兩人觀點氛圍上下兩段陳述的戲劇結構,都有驚喜。此外,帶有奇幻色彩的壁虎等設計,都很耐人尋味。


不過在後半段理應達到高潮的公車戲(可以與《總舖師》中吳念真出現的橋段對照),卻突然顯得有些廉價。若非演員本身撐得住,其實第三幕的角色情感線未必經得起推敲。


首先還是要強調,《無聲》絕對是原著劇本。筆者特地找來陳昭如的《沉默:台灣某特教學校集體性侵事件》,發現這不是一個「故事」,而更像是一個「調查報告」。不過《無聲》的靈感來源自眾所皆知的真實事件,確實是千真萬確。


柯貞年與林品君選用了轉學生張誠的視角,讓觀者跟著他看見這所學校的黑暗面。但有別於《熔爐 Silenced》(2011)與《你是豬》(2020)等作的憤怒,《無聲》卻拒絕將教師角色臉譜化,而讓觀者自行去判斷是否對錯、檢視這群大人的藉口是不是真的情有可原。


但教師不像學生可能同時身兼加害人與被害人,觀者很難相信教師有任何值得同情的空間。這樣的呈現,有其風險。但其實這種交給觀眾進行公斷的創作觀點,個人覺得比起《熔爐》更高段。結局的回馬槍雖然也有人覺得突兀,但卻也是對實際現況很好的反映,事實上類似的案件至今確實依然層出不窮。


作為一部以真實事件為靈感進行電影創作,《無聲》是一部很好的範本。投出直球向社會溝通,不以盲目的樂觀掩蓋是非,對善惡的辯證性也相當精彩,值得獲得肯定。

 

|延伸閱讀|

▎⠀聚焦金馬57|《消失的情人節》導演陳玉勳

▎⠀韓國《熔爐》到台灣《無聲》,盤點4部為弱勢發聲的社會議題電影!

 

第57屆金馬獎 11月21日myVideo獨家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