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影無蹤|2020金馬獎總評(劇情短片):新人輩出,生死血戰

文 : 無影無蹤 2020-11-18

【2020金馬獎總評(劇情短片):新人輩出,生死血戰】

 

【最佳劇情短片】
王逸帆《伏魔殿》
林亞佑《主管再見》
郭臻《夜更》
羅晨文《幽魂之境》
李宜珊《手事業》

▲第57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短片入圍者(圖片來源:金馬影展粉專)

 

▼本文轉錄自 無影無蹤 粉絲專頁


雖然劇情短片類往往是普羅大眾最容易忽視的項目,但其實本項自1996年頒發以來,有無數現在大家耳熟能詳的入圍導演都成為現在產業的中流砥柱,包括林書宇沈可尚鄭有傑張榮吉、柯貞年、黃進、詹京霖、柯汶利、程偉豪等人皆曾經經歷過短片獎的洗禮。因此如果要看見華語片的未來,從最佳劇情短片入手,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偏偏今年又是競爭特別激烈的一年。例如有三位導演是二度入圍,其中包括曾以《亮亮與噴子》(2016)獲獎的李宜珊,以及曾以《洞兩洞六》(2017)提名的王逸帆,兩人這次分繳出自己生涯的巔峰之作《手事業》與《伏魔殿》。在如此海量短片競爭之下能夠提名一次金馬獎,已經不容易,何況提名兩次,而且還能再自我超越,簡直不可思議。


李宜珊的《手事業》(如附圖)的母題就是「手」,中年婦人阿音為了謀生可以用手作各種事情,包括為男人打手槍、化屍妝甚至做電工,她說:「女人的手可以做很多事情,最不應該就是用來擦眼淚。」表面上她與女性夥伴的生活並不寬裕,但她們卻知道如何握住男人的命根子。


這回與《亮亮與噴子》一樣生猛有力,李宜珊式的幽默感依舊(警察走近屋內與雞群的蒙太奇),也同樣抓住了草根的韌性。但這次格局更大,對女性命運的關照也越深刻動人。


最難得的是,李宜珊從來不賣弄悲情,不去迎合都市人對鄉下甘苦人的想像,她的角色總是如此隨心所欲,恣意而自在,面對男人/權力對她們的欺凌,絲毫不妥協。近日去看蘇匯宇的錄像作品《女性的復仇》,他說他很想見到2020年的人會如何詮釋「女性的復仇」,也許在《手事業》中能找到答案。


李宜珊已經透過兩部作品證明了自己完全有能力拍攝一部長片(不過這的確未必是短片導演的當然目標),敘事節奏與演員調度可觀,幾場頗具諷刺性的象徵物(橋下的巴黎鐵塔)令人著迷。然而,本項過去從未有導演兩度獲獎,在作品品質在伯仲之間時,評審若想鼓勵新人,有可能優先選擇其他作品。


同樣二度提名的王逸帆以《伏魔殿》則是他的才氣集大成之作,以極速的剪輯風格與狂放的手持攝影、超寫實的血腥動作戲為基調,拍出了一部台灣影史前所未見的奇作。


劇中,魔君轉世的太保與阿輕為了逃避承擔罪孽的命運,展開了追逐與殺戮。過程中鮮血四濺,斷肢橫飛,有些人看了過癮,有些人看了作噁想吐,但既然故事是在如此玄妙的宗教/神怪世界觀之下展開,道德不該作為影片的考量要件,理應客觀看待導演所欲達到的意圖是否有被完整地呈現。


有許多觀念保守的電影人批評《伏魔殿》太過挑釁與炫技,但我個人只在乎這部作品的情節是否適合在這個體裁之下用使用這個方式來表達。就此來看,這部片的確就是該被這麼拍,而王逸帆做到了最極致。


《伏魔殿》今年影展運不順,首先在台北電影獎失去角逐最佳短片的機會,後來更被高雄電影節直接排拒在外。雖不知評審考量具體原因,但確實可以想像如此狂野的敘事、鏡頭語言與故事情節,恐怕遠遠超過大多數資深評審的底線。它容易是那種有人極愛、有人極厭惡的作品,而重視討論的評審團制度本來就比較容易產生折衷的結果,像這樣的作品,能入圍已經非常難得,拿獎是難以想像的事。


相形之下,林亞佑的《主管再見》堪稱氣勢如虹,今年一連在金穗獎、台北電影獎、社會公義獎、桃園電影獎與高雄電影獎都有斬獲,五部入圍作品之中載譽最多。故事以少觀所為背景,新進菜鳥筌仔因犯下殺入罪入所,總是閉口不與旁人互動,識途老馬YAMAHA主動照顧他,友情漸漸滋生。特別可觀的是,片中主要演員的影視經驗欠奉,但在林亞佑的指導之下,卻能活靈活現。


其實是他妥受利用角色外型特質的本色,將人物故事予之盛裝。片中幾場戲,相信這群年輕演員也並未用力,但一個鏡頭的擺放、角色一個眼神(例如YAMAHA哥哥未接電話的戲),就能讓情感傾瀉而出。與其說林亞佑了解演員,更可以說他太了解觀眾,他確實具有引導觀眾入戲的特質。


作品本身對青少年的觀察也是極其精準,好比氣焰高漲的YAMAHA何以透過吹牛來掩飾自己的孤獨。這群青少年脆弱的自尊在林亞佑的觀察下無所遁形。從各個角度來看,本片都是展現完整且富有餘韻的佳片,屆時無疑是領跑之作。


就在金馬獎前一週,郭臻的《夜更》榮獲了南方影展南方獎殊榮。許多台灣影迷對郭臻未必熟悉,但談起《十年》(2015)中由他執導的《浮瓜》,相信就有一定印象,他也曾以《流放地》(2012)提名過本項一次。比起台灣創作者還有餘力坐下來思考明天要拍什麼,這一批站在抗爭前線的香港導演可是別無選擇,他們有著紀錄眼前所見的強烈迫切性。


導演在2019年反送中(全名為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示威現場實景拍攝,故事全發生在一間計程車之中。這位中年司機蔡志強(以司機身分參演本片之後,他選上了議員)看見黃絲(支持佔中者)學生時,不假辭色地要他們不要亂,但在遇到藍絲(支持政府與警察者)發表的極端言論時,他卻又想為黃絲說點話。


立場不定、只在乎自己利益的騎牆派,在每個時代都有,導演大可以以一個前線的熱血青年為角度,但他卻偏偏選擇拍攝一個中立的司機。端看周圍人物命運的轉變,是否能夠喚起他從未見識過的自己,那個更柔軟、更富有人性面的自己。作品後段,司機對無家可歸的男孩的凝視,可謂無聲勝有聲。


郭臻並不是以中立角度來呈現這個故事,他讓觀者很清楚地區分善惡,藍絲母女便是臉譜化的呈現。不過既然這已經是大是大非的事,也未必非要追求絕對的中立。不過郭臻雖然已經有了立場定見,卻沒有以煽情場面來左右觀眾情緒,整部片的調性特別寧靜而輕柔,比起《浮瓜》而言,也有更上一層樓。金馬獎評審不需要因為以聲援香港人為由而將獎項頒給《夜更》,因為真的論作品本身,《夜更》確實就有得獎相。


反觀上述四部,羅晨文執導的《幽魂之境》雖然也在稍早的台北電影獎與女性影展獲獎,但無論是論述主題與作品資質,都難有競爭力。本片記述了中緬邊界娃娃兵的命運,孩子因為大人之間的政治角力而無端捲入戰亂,甚至必須披上戰袍、攜帶槍械上陣。導演以溫柔的視角注視片中姊弟的命運,並以幽魂之題帶出孩子們對自由的渴望,因為在幽魂的世界,自然不存在邊界的概念,更能無拘無束。


作品抓住了一個極好的概念切入,且帶有濃厚的人道主義的關懷色彩,作品本身確實是台灣導演很少觸及的題材。但就技法上或者敘事的處理,本片都是蜻蜓點水,未能深入議題與人物本身的骨髓,實難與其他四部整體更具複雜性的作品匹敵。


結論看來,今年可以看好得主從《手事業》、《主管再見》、《夜更》三部之中產生,雖然私心仍然期望《伏魔殿》也能在考慮之列。

 

|延伸閱讀|

▎⠀無影無蹤|2020金馬獎總評(新導演):新導演五取三

▎⠀《消失的情人節》11項入圍大贏家!金馬57完整入圍名單揭曉

 

第57屆金馬獎 11月21日myVideo獨家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