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聽內心強烈求生的渴盼 呢喃中,母親的歌不曾被遺忘|《斯卡羅》第3、4集短評

文 : 盧意 2021-08-26

公視史詩旗艦戲劇《斯卡羅》(SEQALU:Formosa 1867)本週播出第 3、4 集,延續開播篇的情節,這禮拜李仙得展開了羅妹號船員的搜救行動,親自走入瑯𤩝地區。現在,讓我們來看本週的精彩看點吧!


▎⠀公視史詩旗艦劇《斯卡羅》>> myVideo 線上看
▎⠀《斯卡羅》第 3 集 >> myVideo 線上看
 

 


▎⠀沒有人會忘記母親教的歌( 3 集


「沒有人會忘記母親教的歌,除非是因為恐懼。」第 3 集中,蝶妹為了留在府城,自願成為李仙得的嚮導,參與救助船員的計畫。

蝶妹對李仙德說「我不是生番,是客家人。」根據必麒麟和萬醫生的說法,蝶妹一直不願意回家,回到瑯𤩝,令大家都十分困惑。在李仙德要求蝶妹唱母親的歌時,她便想起了當年和弟弟住在客家庄,原住民身分的媽媽染了熱病,因此被燒家的事。於蝶妹而言,她不屬於部落,也不屬於客家庄,加上父親逝世,她更是沒有回家的理由。唯一的牽掛只剩下弟弟,而府城是她的棲身之地。

「你有兩種身分,你選擇適合生存的那種,我懂。」從蝶妹教弟弟在府城不要說番話,到說自己是客家人,蝶妹一直在尋找合適的定位生存。同為法裔美國人的李仙得和她一樣,兩人擁有同病相憐的處境。

 


▎⠀道臺和總兵的愛恨情仇:鎮標左營,不日出發(第 3 集


第 3 集中,李仙得終於拿到了來自總督的回信,命令道臺由總兵劉明燈帶兵救援,李仙得以為事情終於解決了,卻不曾想回信中其實暗藏玄機。

信上寫道:「搜救部隊由總兵指揮,有礙者,受罰。」話鋒一轉,又說:「由道臺審時度勢做最佳判斷。」因此,表面上總兵雖能夠帶兵救援,但道臺卻有否決此事的權力;反之,總兵若是覺得道臺礙事,也可以將道臺請調回鄉。

兩者彼此牽制,可以說這封回信還是將問題帶回了原點!最後,道臺利用信中內文玩文字遊戲,說李領事是「不宜」,而非「不能」參加行動,讓總兵劉明燈帶上李仙得出兵,此事才告一個段落。

此處必麒麟的比喻非常有趣,生動地描繪了當時的情景,讓人不經莞爾一笑:「瑯𤩝,像女人雙腿之間,他們兩個就像兩顆睪丸在爭奪搜救行動主導權……而你,我的朋友,就像一個多餘的旁觀者。」

此處,我們可以看見清廷官員一派的作風,道臺吳大廷便是代表,以憂心民變時無兵可用為藉口,拒絕出兵;而總兵劉明燈則站在對立面,希望能夠開路、設隘、撫番,因此希望藉由協助李仙得搜救船員為契機,進而有一番作為。劇中劉明燈說一口流利的英語,也讓觀眾直呼:「也太好聽了,請交出你的英文老師!」

 


▎⠀瑯𤩝地區的踢皮球大賽:我們想繼續活下去!(第 4 集


李仙得一行人終於到了瑯𤩝地區,卻發現每個村莊只是不斷地將責任推卸給下一個村莊,一氣之下,竟然要將社寮的領袖水仔吊起來洩恨。後來,是蝶妹說出「我要回府城,你騙人,還要殺人!我們不是來救船員的!」才讓李仙得冷靜下來,再次回到談話中。

「官府先威脅要處罰,現在又逼我要帶路;生番如果知道,我就死定了!」這裡水仔自己帶上繩索,願意將自己交出去,不願牽連社寮眾人,著實讓人感動。作為一群在各方勢力夾縫中求生的社寮,不僅時時刻刻要看人臉色,也容易被當作出氣的對象,水仔喊出:「我們想活,我們想繼續活下去!」也深深喊出了內心最深處的渴求。這不僅是水仔個人的心聲,也代表社寮,更是瑯𤩝各個部落的縮影。


▎⠀《斯卡羅》第 4 集 >> myVideo 線上看
 

在李仙得走訪瑯𤩝各大社的過程中,蝶妹也發現自己對於家庭的認識其實並不多,好比保力雖然曾收留同為客家人的父親,卻因為她是外地客家人,又帶著身為生番的母親而不受待見;柴城雖然是閩南部落,卻因為她父親曾協助殺過不少偷牛賊,因此短暫的收留過蝶妹父母,這也讓蝶妹開始好奇關於自己的過往。

「相思樹花飄,太陽閉上眼睛……」母親的歌不曾被遺忘,只是被深深地藏在 心底,記憶失落的拼圖正在一片片被尋回,逐漸拼湊出一個連蝶妹都不曾知曉的形狀。

 

公視史詩旗艦戲劇《斯卡羅》每週日 18 點於myVideo 上架新集數。

▎⠀公視史詩旗艦劇《斯卡羅》>> myVideo 線上看

|延伸閱讀|

▎⠀械鬥只是日常、搶水搶糧搶地盤 「斯卡羅」到底是哪一族?戲劇《斯卡羅》的社會背景與族群介紹
▎⠀為什麼清廷不管、談判還要美國領事李仙得出馬?《斯卡羅》的歷史背景「羅妹號事件」 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