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子兒咕咕叫》影評:家不成家,鴿子(人)該要何去何從?|香功堂主

文 : Yahoo奇摩電影戲劇編輯部 2022-11-23

金馬59最佳影片《一家子兒咕咕叫》影評

 

游安順靠《一家子兒咕咕叫》入圍金鐘影帝。(圖/台北双喜電影提供)


【香功堂影評專欄】賽鴿 043 迷途七年後回到飼主家中,飼主阿欽曾對 043 抱有期待,希望能靠牠大賺一筆,結果慘賠一頓。阿欽的兒子小實在十二歲那年失蹤,阿欽埋怨妻子阿敏沒擔負起母親的責任。阿敏的香蕉園是家中的經濟來源,然而丈夫鎮日做著發財夢,簽賭賽鴿,家產散盡。公公行動不便又失智,日夜坐在輪椅上,等人把屎尿。露露還記得兒時父親給出的承諾,希望全家能去日本伊豆旅行,然而夢想越來越遠,她也對這個時刻瀰漫著低氣壓的家不再抱有希望。無父無母的小虎成天跟弟兄們盜捕賽鴿,再跟賽鴿主人收取贖金,小虎等人隨後被警方與地方老大整肅,暫時棲居阿欽的家中,他與露露成為一對,將阿敏視為親人,把阿欽看作師傅...


導演詹京霖拍《一家子兒咕咕叫》,特地請來價值3千萬的比利時冠軍鴿。(圖/台北双喜電影提供)


詹京霖導演的《一家子兒咕咕叫》,劇情沉重又無奈,忠實地呈現出人的各種盲點。電影裡,阿敏責備阿欽嗜賭如命,連家都不顧,事實上,每個人都是賭徒,生命就是一場又一場的賭局。阿欽不斷地下注簽賭賽鴿,是拒絕承認失敗,拒絕承認自己的運氣就這麼背,想要賭一把時來運轉的機會。對阿欽來說,如果賽鴿能夠贏錢,代表壞運氣已經觸底,好運便能反彈回升,既然 043 能在七年後飛回家,那麼失蹤的兒子或許有尋獲的一天、賠光的賭金或許有回本的一日。


《一家子兒咕咕叫》楊麗音跳牽亡舞(圖/台北双喜提供)

 

「我怎麼可能什麼都輸掉?時間久了也能輪到我贏一次!」阿欽

 

阿欽長年在外受氣,他將情緒全數發洩在親人身上,阿敏跟他最親,自然成了出氣筒。阿敏也有賭徒性格,她賭阿欽有一天會戒賭、賭阿欽能夠看清自身的處境、賭私下去法院申請小實的死亡證明可以幫助他們一家度過經濟難關。露露不想待在家裡,她想往外跑,雖說外面的世界未必就更好,但停滯不動的生活也只是像阿公一樣,消極地等待生命結束。露露問阿公:「你會不會擔心一直被關在這裡關到死?」她想趁年輕時賭一把,只要離鄉,或能迎來更多的可能性。小虎和弟兄們盜捕賽鴿,賭的是鴿主願不願意付錢,不付錢等於白費工,付錢就有進帳,不過盜補本身就是拿生命作賭注(入獄或被教訓一頓)。


《一家子兒咕咕叫》游安順哭戲哭到沒眼淚差點崩潰。(圖/台北双喜電影提供)


「賭」有著雙面性,一如片中的賽鴿,同時代表著希望,飛向藍天,返回家園,帶來可觀的收入、也代表著夢魘,鴿籠裡的鴿子,時刻提醒著阿欽:他在家庭、生活與事業上的慘敗。賽鴿不只拖垮這一家人的經濟,也拖垮這一家人對生活的期待。阿欽早年曾經賭贏過一次賽鴿,賺進大筆財富,他因此對自己「獨到」的眼光充滿信心,認為他可以從鴿子的眼睛看出鴿子的實力。阿欽賭贏賽鴿,究竟是他懂得鴿子?或者只是僥倖猜對賽事?看著《一家子兒咕咕叫》的阿欽,我不禁想到入圍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的《神人之家》,同樣有好賭的父親、任勞任怨的母親,以及逃家的兒女。

《神人之家》的主人翁,因為一次神準的明牌預測,從此家庭的命運都與神佛牽連在一起,是福?是禍?人們看待生活的方式是依據現實情境做出理性的判斷,或是依據自己的心,做出感性的決定?如果阿欽從未贏過大筆的賽鴿獎金,他會不會更快看清賭博對他與家人的影響?人在面對生活時,往往難以回看自身的盲點,就像阿欽在房內幫 043 餵藥,阿敏、露露和小虎站在門外安靜看(守護)著阿欽的畫面。這場戲的好,在於阿欽眼中只有 043(將人生的希望寄託在鴿子身上),渾然不覺真正在看顧他的人不是手中的賽鴿,而是站在門外的家人。又如:阿欽在片中抱怨找不到小實玩具陀螺的鏈子,沒有鏈子的陀螺便無法轉動,我們若將陀螺視為生活的隱喻,那麼阿欽以為自己的人生沒有辦法轉動,是因為手中沒有鏈子(運氣),殊不知他的家人都有意要成為轉動阿欽生活的鏈子,只是他們的付出,始終不被看見。

《一家子兒咕咕叫》入圍金馬13項。(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只要控制牠們的吃,牠們就會願意赴死去比賽。」露露

 

鴿子會認回家的路,但鴿子返家到底是想要回家?或只是圖一口飯吃?「家」到底是什麼?《一家子兒咕咕叫》裡的阿公年輕時受過日本殖民教育,後來國民政府接收台灣,阿公對於自己的身份認同因而產生錯亂,家看似一樣又好像不太相同(連結上台灣的歷史背景,把「家」的概念放得更大)。阿欽有一個家,但他把心思都放在賽鴿身上,忽略家中長年存在的問題,這還是個家嗎?阿敏和阿欽吵架時,阿欽會反覆指控阿敏不把小實當作親生兒子對待(阿敏是繼母)才會導致兒子失蹤,阿敏為這個家做牛做馬,但在阿欽心中,她始終不是個真正的家人,他們之間總有一條隱形界線,區分著你和我的不同。露露選擇離家也移情別戀,她在小虎身上看見與父親相似的身影(父親答應要帶全家人去伊豆旅行,最後卻熱衷於賽鴿而忘記承諾,小虎答應要陪露露去搭摩天輪,後來也是不了了之),而感到害怕與抗拒,露露不只是肉身離家,精神上也與父親(以及跟父親相似的小虎)做出切割。小虎在阿欽的家裡,位置更是尷尬,他想要融入這個家庭,想要成為其中的一份子,但阿欽只會對他說:你就是個外人。

「颱風把後山的鴿舍吹得破破爛爛,我們來整理一下,你在哪裏?」阿欽

游安順《一家子兒咕咕叫》。(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如果家都不成家,飛出去的鴿子該要飛往哪裡?這一家人就是一隻隻的鴿子,他們都被放飛,飛啊飛著,最後通通迷了路,找不到回家路。阿欽要到影片的最後一刻才明白自己「曾經」擁有過什麼,只是當他終於看清楚自己的問題時,一切都顯得太遲而無法挽回,一如 043 在飛了七年後才回到家,就算回到家,也贏不了獎金,就算回到家,這個家的狀態也已經跟七年前不同,從內裡崩壞,拼不回原有的模樣。

《一家子兒咕咕叫》再次展現詹京霖導演敘事的成穩與大器,片中有好幾場戲處理得讓我內心暗自叫好,又殘酷又詩意,橋段與場景的安排有著巧思,例如阿欽「指示/指令」女兒趕快去上學,並要女兒將鴿子交給小虎做試飛練習。露露對父親心有不滿,她走出家門,清楚知道父親正在天台上的鴿舍監看她的一舉一動,露露故意轉過身面對站在「高處」的父親。這場戲的微妙,在於父親站在高位(一家之主),露露身處低位,但父親遙望著女兒,卻對女兒的挑釁感到無能為力,暗示父親在家中的地位是「虛」像,不具備真正的控制權。

後來,重傷的小虎暫時住進阿欽的家中,年輕氣盛的小虎與露露在房內做愛,他們歡愉的呻吟聲迴盪在家中每一個角落。露露的房間位在父親房間的上方,暗示父親的權力已經被女兒以及外來者所壓制,愈發凸顯出阿欽的苦悶,男性雄風(父親的威嚴)盡失,精神性的陽痿。影片後段,阿欽懷疑妻子出軌,兩人發生爭執,阿欽最後強行性侵阿敏,那暴力的舉動就是想要奪回自己在家中所剩無幾的男性自尊。

楊麗音在《一家子兒咕咕叫》中與游安順合作。(圖/台北双喜電影提供)


《一家子兒咕咕叫》的攝影、美術、場景都很精緻,金馬獎十三項入圍實至名歸。本片的演員群戲亦十分精彩,飾演阿欽的游安順,把一個自大又自卑的男人給演得毫不討喜,但當我們看到他與 043 的互動,或是跟小虎聊起自己父親的生命經歷時,我們又能觸及這個角色柔軟哀傷的一面。

 

飾演阿敏的楊麗音,她在片中大半時間的穿著打扮都很樸素,掩蓋她性感的一面,彷彿在阿欽主導的家中,性感(情緒)是必須要被藏起來,禁止外顯。劇中唯一一場讓我注意到阿敏性感的一面,是她在洗完澡後,穿著輕便的衣服,用吹風機吹乾濕潤的秀髮。我很喜歡這場戲的情緒,它展現了阿敏的另一面,而這個面向阿欽是視而不見的。楊麗音在《一家子兒咕咕叫》的表演亮點在於「收」:看起來脆弱,實則堅強,阿敏願意為這個家付出(所以可以忍受阿欽的語言與肢體暴力),也懂得承認自己的失敗,她最後的離去是坦然面對自我的需求,不再無止盡地等待(阿欽的改變)下去。

李夢苡樺《一家子兒咕咕叫》。(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李夢苡樺在《一家子兒咕咕叫》片中飾演露露一角,看似蠻不在乎的叛逆少女,在少數的幾場戲裡,透露出她的在乎,例如為觸電而亡的鴿子落淚,或是不打擾父親與 043 的「親子」時光,默默地在旁陪伴著父親等,角色情緒的收放都拿捏得很好。至於飾演小虎的胡智強,不久前才在短片《龔囝》展現他充滿爆發力的表演能量,這次在《一家子兒咕咕叫》的演出。再次讓人眼睛為之一亮,胡智強的演出會讓我想起韓國電影《綠洲》裡的薛耿求,社會裡的邊緣人,不斷衝撞,卻始終無法著地。

 

▲ 本文轉錄自Yahoo奇摩電影戲劇編輯部:《一家子兒咕咕叫》:家不成家,鴿子(人)該要何去何從?|影評

 

 

 

 

|延伸閱讀|

▎《我和鬼變成家人》世界首映!許光漢自嘲賣屁股!與林柏宏組CP透露「奇異姿勢」互動日常!
▎金馬59典禮亮點整理:主持人謝盈萱唱跳開場 還原《咒》經典戲碼 《九槍》《哈勇家》致詞感動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