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59】2022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戰況:勝負已定,兼談《流麻溝》|無影無蹤

文 : 無影無蹤 2022-11-16

2022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戰況


【最佳改編劇本】

杜政哲我吃了那男孩一整年的早餐》(改編自尾巴Misa同名網路小說)
歐健兒&岑君茜《智齒》(改編自雷米同名小說)

今年改編劇本數量甚少,是2008年之後最少的一次(當年同樣只有兩席)。但看完兩部入圍作品之後,倒是覺得如果從缺也不會過分,金馬獎改編劇本獎過去就曾出現過五次入圍從缺記錄,上次是2002年。以這次入圍作品來看,像是《我吃了那男孩一整年的早餐》就不到劇本獎標準,雖然我想身兼編導的杜政哲也不是為了得獎才寫出這個劇本,而是希望以通俗愛情故事打動主流觀眾群。

 

杜政哲《我吃了那男孩一整年的早餐》

故事描述女主角項微心的校花同學總是把追求者送的早餐讓給她吃,但項微心一直誤以為送早餐的人是吉他社社長,所以時常沒有戒心地把這件事跟學長陶宥全分享,渾然不知陶宥全才是送出早餐的人。就這樣,她吃了對方一整年的早餐,可以想見最後雙方都要攤牌,也是故事精華所在。

就上述主線本身其實就很清新可愛,但為了讓故事更顯豐富,還加入了項微心的父母線與班花的感情線,但最後卻沒有一條處理得當,首先父母太輕易地就選擇和解,而班花與前男友的線,納入了關於階級的、職業與收入卑賤的討論,強化了兩人的巨大落差,但兩人在衝突之後竟也是沒理由的貿然和好,看不出什麼故事深意可言(雖說這也許真的符合高中生的戀愛型態)。

事實上,就連只要穩穩處理都不會出問題的主線劇情也出現了漏洞,即項微心一直在陶宥全面前吃他送的早餐,所以當她後來發現原來送早餐的是陶宥全,而不是吉他社學長,就該知道陶宥全是刻意要給她吃早餐才對。如此一來,開心都來不及,為什麼她還會產生自責的情緒呢?若說是希望藉此來表達項微心的遲鈍,但也未免太不符合常情。


歐健兒&岑君茜《智齒》

由於金馬獎規定只要有入圍者就不會做出從缺結果,《智齒》基本上肯定勝出,雖然這部片的出色,明顯不在於劇本,而是在於導演的形式與風格展現。不過在故事的敘述上算是穩健,對斬哥與王桃兩大角色的刻畫也有迷人之處,最後有些驚狂的結局,也與影像風格形成了完美的匹配。在稍早的香港金像獎,本片也獲得了最佳編劇殊榮,預期金馬獎還能再下一城。

 

至於很多人好奇的,《流麻溝十五號》沒有入圍的狀況,我也想深入談談。

我讀完了曹欽榮撰寫的同名原作,發現其實這是數名真實人物的口述歷史,並不是一個有完整戲劇結構的小說。所以電影完全可說是一個取材自書中部分人物真實經驗的原創故事,也結合了其它書中並未提及的史實。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該片入圍了改編劇本獎,恐怕也會產生爭議,與《無聲》(2020)的爭論會有點雷同,只是討論方向會是截然相反(《無聲》當時直接報名了原著劇本獎,但有些人認為它是《沉默:台灣某特教學校集體性侵事件》的改編作品)。

再說更清楚一點,《流麻溝十五號》的著作本身是一個訪談記錄,如果你今天自己參考書中的口述歷史去拍出了一部外傳電影,作者曹欽榮其實很難對你提告,因為書中的內容是真實發生的歷史記錄,不是他個人的虛構創作,而曹欽榮也許會擁有這本書的版權,但他本人無法主張擁有這些「故事」的版權。不過要是今天你被這本書啟發,自己寫了一本歷史小說,那別人要翻拍你的小說,就得完整取得你的授權,應該會是明確的改編劇本沒有問題。

如果《流麻溝十五號》提名最佳改編劇本,先例一開反而後患無窮,那麼過去從真實事件改編、也參考報導與訪談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1991)、《天注定》(2013)、《該死的阿修羅》(2021)等作變成也都有資格入圍改編劇本獎了。

類似爭議也可以參考伊朗導演阿斯哈.法哈蒂(Asghar Farhadi)的遭遇,他從學生找來的新聞報導與訪談當中獲得靈感,拍出了新作,結果官司纏身。但由於他拍攝的是真實新聞事件,所以理應也不該有人能主張擁有真實新聞事件的版權才對。

所以我認為《流麻溝十五號》更該角逐的其實應該是原著劇本獎,只是當時片方怎麼報名、金馬獎怎麼認定、評審又是怎麼進行討論,畢竟它最終也沒有獲得提名,就實在成為懸案了。

▲ 本文轉錄自 無影無蹤 粉絲專頁

 

 

  >> 【金馬59】華語電影年度盛事 11月19日 MyVideo線上直播 <<

>> 更多金馬好片都在 MyVideo 線上看<<

 

|延伸閱讀|

▎【聚焦金馬59】他們敲響金鐘再跨金馬 楊麗音、游安順超強實力 影視雙棲新人朱軒洋、胡智強
▎【聚焦金馬59】入圍導演強強對決《咒》柯孟融《智齒》鄭保瑞大有來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