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推薦-兔嘲男孩

文 : 前晨阿信 2020-04-24

-文章出處:前晨阿信導演影評-

這是一部有關納粹德國歷史的電影。
用諷刺的敘事手法,描述一個少年納粹的故事,
說真的,這部片實在是太~可~愛~了~

導演曾說:「這是部反仇恨的諷刺電影」,可愛風趣的手法,大大加強了我的觀影樂趣。

兔嘲男孩

故事在描述一個想報效國家的德國男孩「喬喬」,渴望進入納粹少年團,他幻想希特勒是他的朋友。
某天他意外發現母親在家中藏了一個猶太女孩,兩人互相猜忌、怨恨到暗生情愫。
每當喬喬內心對於效忠有所動搖時,幻想中的希特勒就會冒出來七嘴八舌。
而這喬喬所幻想出來的希特勒,就是由導演-塔伊加維迪提(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親自演出,將希特勒的形象演繹的逗趣又幽默。

電影一開始,小男孩喬喬俐落著上軍服,對著鏡子自我鼓勵,即將加入納粹少年團訓練營,將會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他會將自己的一切,奉獻給國家救星希特勒。
此時喬喬幻想中的希特勒出現在他身邊,取笑喬喬是個連自己鞋帶都不會綁的10歲男孩,兩人一問一答(其實是喬喬的自問自答),從這開始用幽默的手法來嘲諷希特勒的刻板形象,非常有趣。
喬喬在大街上奔跑,興奮地對著路人大喊「希特勒萬歲」,同時穿插真實歷史畫面,當年德國人民舉起右手大呼希特勒萬歲,
背景音樂居然用的是披頭四的知名樂曲” I Want To Hold Your Hand “,電影才開始沒多久我就笑得很開心了,這實在是太有趣了~

兔嘲男孩

電影有個主要的意義-納粹與猶太人之間的衝突,一般處理這樣的題材都要非常小心,但導演卻用了令人啼笑皆非的方式來表達。

喬喬無意間在家中發現母親藏了一個猶太女孩,喬喬心中認為猶太人並不是普通人,是惡魔,是人與動物所生,頭上長角,睡覺時像蝙蝠一樣倒吊著,會喝血...
猶太女孩不能被外發現,喬喬也不敢對外舉報,深怕因此受到納粹的懲罰,兩人達成協議和平共處,從猜忌到厭惡,再從厭惡到互相了解,感情漸生。
喬喬了解到猶太人並非傳說中的惡魔,心境逐漸改變,他將過程畫成可愛的圖畫,天真無邪又荒唐,令人莞爾。

兔嘲男孩

喬喬的母親(史嘉蕾喬韓森飾演)主張「解放德國」,平日作風神秘,和喬喬的日常生活中,努力身兼父職做好母親的角色,尤其是三不五時就幫喬喬繫上鞋帶,這個動作是預先鋪陳情節,在電影後段將產生很深的情感渲染。在喬喬需要父親的時候,她將壁爐底的爐渣抹在自己的下巴,搞笑的同時飾演爸爸和媽媽的對話來安慰喬喬,這讓我已經習慣「黑寡婦」酷帥形象的她立刻顛覆,史嘉蕾搞笑還滿有一番風味的~

兔嘲男孩

兔嘲男孩

母親被吊死在街頭,喬喬悲痛地抱著母親懸空的雙腿,他嘗試幫母親繫上鞋帶卻做不到,只有繼續抱者母親遺體痛哭。「繫鞋帶」這個動作,在這部可愛嘲諷的電影中,是很強烈的哭點,在那一瞬間讓我感受非常深刻。

納粹戰敗,喬喬心中對於納粹已不再忠誠,他將幻想的希特勒踢出窗外,帶著猶太女孩走出家門,回復自由,兩人在門口對視,隨之起舞。
喬喬的母親曾問猶太女孩,如果有一天她自由了,第一件事會做什麼?猶太女孩回答:「跳舞」。

這個結尾,呼應了電影前段猶太女孩對於自由的渴望,背景音樂是大衛鮑伊的 ” Heroes”,這個歌曲是描述分裂的德國在戰爭中奔跑、擁抱,表達人民分離兩地的鄉愁,
節奏輕快,搭配著喬喬與猶太女孩逗趣的舞蹈動作,這樣的電影結尾,真的是神來一筆,也算是對於自由與民主的致意。

戰爭歷史的滄桑,用一個小男孩的觀點來講述故事,幽默又諷刺,只能說導演實在太過有喜感,故事餘韻縈繞,令人滿足,絕對上乘的佳作,值得推薦。

前晨阿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