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請斃命》影評:天黑請閉眼,誰在你身邊?|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文 : 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2022-11-23

美國作家克莉絲汀露潘尼恩提筆撰寫的原創劇本《Bodies, Bodies, Bodies》,在2018年買下後交予以短片《蕩婦》獲得不少獎項提名與得獎的美國新銳導演克蘿伊奧野改編並執導電影版,不過最後卻是由《禁身誘惑》導演哈琳娜瑞金取代之。雖然事前並未看過原版劇本,但本來光看題材與電影預告,想像《天黑請斃命》會是像遊戲「狼人殺」,或是英國偵探小說作家阿嘉莎克莉絲蒂作品《一個都不留》那樣,是走很有懸疑感、要觀眾試著從事件參與者的說詞與尋到的證據,去推論出誰是真正兇手的推理路線,結果想不到《天黑請斃命》反而像是《辣妹過招》與《姐姐妹妹殺起來》的結合體。

▎《天黑請斃命》>> MyVideo 線上看

天黑請斃命》充滿著濃濃惡趣味,以黑色喜劇的敘事手法,幽默諷刺著Z世代間出生、與網路科技共同成長並受之影響嚴重的青少年、少女們,過度與網路或者各種科技黏著緊密,反而在拉近人與人間的距離之下疏遠了彼此,而同時活在現實與網路生活,亦讓這個世代的人們都像擁有人格分裂,越來越難以認清哪個模樣與個性的他或她才是自己認識的他或她,反之亦然,誰又能夠保證家人、朋友、伴侶真的認識自己?甚至或許就連自己都不一定能輕易斷言「自己是什麼樣的人」。於是《天黑請斃命》便以「沒有了網路,『眼前』所謂的朋友還有自己,誰還能真的說認識?」為設定來去發展劇情,展開一場互揭(穿)真心話的好(?)友聚(散)會。

基本上《天黑請斃命》劇情就像是《大逃殺》中中川有香因誤食滲入氰化鉀的食物中毒身亡之後,在內海幸枝等人間引起恐慌、進而造成悲劇發生的橋段之拉長版。中川有香死後,房間內氣氛逐漸變得緊繃,當從「人是誰殺的」疑問變成了「人是不是妳殺的」質疑,動機瞬間都能無中生有,眾人情誼更在彼此武器相向後瓦解。《天黑請斃命》同樣如此,在首位死者出現之後,本來尚存於眾人間的和諧頓時失衡,彼此關係上的愛恨情仇混雜進了猜忌懷疑,成為彼此間的互相指責。

而《天黑請斃命》因給足了觀眾對角色個性與眾人關係的認識,所以和《大逃殺》那出自於恐懼的瞎猜相比,是成功製造出了「人人都可能是兇手」的情境,讓懸疑感變得更為強烈。但《天黑請斃命》顯然不甘心就這樣成為一般的類型片,於是在其基底之上添加了喜劇元素,讓電影打破制式框架成了如《換人殺砍砍》、《姐姐妹妹殺起來》般混合多種類型的黑色砍殺喜劇,在嚴肅的氛圍中不時蹦出引人發笑的對話,用認真態度來講不適合當下出現的荒謬台詞,可又不給人有在搞笑的感覺,極端風格衝突的違和感讓電影增添不少樂趣。

不過或許正是因為這樣子、和預想中風格類型的落差,以及感覺上有點不是太正經的過程,都讓《天黑請斃命》滿滿的B級片感,所以幾乎可以想見電影會得到兩極評價,若說本作會是A24推出的電影中最吃觀眾電波的一部也不為過。雖然我很習慣會在自己的文章打大概的劇情,但就像許多超級英雄電影都不希望先看過的觀眾暴雷,《天黑請斃命》亦屬於不適合先知道劇情發展與結局的電影,當然相信很多人早已猜到電影肯定會有翻轉劇情的編排,只是就算有做好預期準備,還是多少會對結局感到嘖嘖稱奇,玩了一整晚的天黑請斃命遊戲,玩到後來看著眾人陷入遊戲與現實交疊的混亂,再看著結局那收得錯愕的精彩,完全達到《天黑請斃命》最根本的目的、也就是諷刺生長於網路世代下的人們,同時活在網路與現實世界裡活出了問題,可依然不自知的憨傻模樣。

天黑請斃命》整體是以友情為主、愛情與親情為輔,然實際上就算問題再多再多,關係上的緊密與疏離、建立與崩塌,都是以「信任」為基礎,一旦信任不再,任何關係即便沒有結束,終究也會出現裂痕。《天黑請斃命》利用動搖眾人間的信任所產生的問題,直指出網路世代普遍存在的社會現象,如此一想就覺得《天黑請斃命》不走認真嚴肅的路線是很好的選擇,避免掉了電影可能會因此乏悶的危機,改走黑色砍殺喜劇,反而能讓觀眾在爽快之中還能愉悅竊笑,不論是笑對白台詞的荒謬還是笑角色們。

最後只能說,《天黑請斃命》好不好看、有沒有被打中,或是單純把它當爽片看,還是有領會到電影想說的事情,真的就是見仁見智,至少對我而言,我是很吃《天黑請斃命》這一套的。

 

▲ 本文轉錄自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部落格

 

▎《天黑請斃命》>> MyVideo 線上看

 

 

|延伸閱讀|

▎《孤兒怨2:最黑暗的過去》影評|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孵魔》影評:只要妳快樂|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