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李煥英》影評:萱草花開放,每一朵可是我牽掛的模樣|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文 : 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2022-08-09

我一直都滿喜歡賈玲這位女星的,之前偶爾會看中國幾個綜藝節目,有賈玲的話基本上我都會停下來看。她不是那種典型的美女,但她能讓人看了很舒服、會不自覺的因為她的表演、她的笑聲而笑出聲來,喜劇表演一向很難,比正經八百的演戲更有挑戰性,尤其是賈玲所擅長的相聲、小品等,段子若不好笑,觀眾就是尷尬;段子若寫得好,可演員講不好也是白費,所以我個人是滿欣賞任何喜劇表演者的。

▎《你好,李煥英》 >> MyVideo 線上看

你好,李煥英》是賈玲執導的首部劇情長片作品,改編自她於2016年參加綜藝競賽節目《喜劇總動員》所推出的同名小品,內容講述著她自從母親李煥英不幸因意外離世後,她對自己身為母親女兒的反思與反省。電影於去年春節在中國上映後以很快的速度打破不少紀錄,賈玲不僅以最終54.13人民幣的票房成績成為全球票房最高的女導演,《你好,李煥英》亦接連超越《唐人街探案3》、《流浪地球》成為中國影史票房第二高的作品,僅次於吳京的《戰狼2》,不過在同年年底《長津湖》上映後,《你好,李煥英》便成第三、而《戰狼2》則將冠軍寶座拱手讓出。

你好,李煥英》放入了賈玲與母親間的回憶、她記憶中的母親模樣,以及她想要對母親說的話。而我想之所以《你好,李煥英》能中國成為現象級電影,我想正是因為電影裡的那份愛吧,不論是李煥英對女兒的愛、或者是賈曉玲對母親的愛,都或多或少的能讓觀眾找到相似經歷,進而對李煥英和賈曉玲間的母女情感產生共鳴,尤其是賈玲親自演出賈曉玲一角,讓電影更多了些真摯與真誠,使得就算覺得她演出高中生太違和,有時候演出稍嫌不夠細膩,也都因為這是她與母親的故事而讓真實感消弭了這些疑慮。

當隨著年紀漸長,越來越多過去沒有被自己意識到的都開始被意識到,以前總不覺得母親有累的時候,但現在發現她怎麼走路開始變慢、頭髮變白、膝蓋變差...,以前總覺得理所當然的索討,到了長大才發現那是母親無怨無悔的付出。後悔以前不夠懂事、後悔小時候總讓母親操心、後悔沒能更努力成為能讓母親驕傲的孩子,太多太多的後悔都在長大後成了遺憾,賈玲試著將自身沒能為母親多做些什麼的後悔與遺憾,以電影的方式進行一次已來不及卻想來得急的彌補。唯一能成的,或許就是進行一場時空穿越,讓已經知道未來的自己回到過去,看是要改變自己、更加積極向上,讓母親不必為自己擔心;還是要直接改變開始,為讓母親過上更好生活而有更好安排、哪怕她可能不會嫁給父親、自己也將不會出生也無妨,因為這是誤了母親人生的補償。

 

「我來妳高興嗎?」

「我高興啊!」

「我能讓妳更高興!」

賈玲抱持著「既然現在來不及,那乾脆就從頭開始」的想法,藉著《你好,李煥英》來一場逆時光旅行。在電影的開頭,化身賈曉玲的賈玲就說,她從來不是一個讓母親能夠省心的女兒,樣樣都不如人,只有飯吃的比別人多,看著別人總在跟母親炫耀自己的孩子考上多好學校、未來能夠多出人頭地,再低下頭來看看自己,好像一輩子就會這樣子一無是處,連用騙的都騙不好,還讓母親在眾親友以及勁敵面前丟臉。但即便如此,李煥英依舊笑著跟賈曉玲說沒關係,還因為女兒製造假錄取證書的出發點是想讓她開心一次而高興著。其實回首望去,李煥英始終如一,她從來不會在意那些多數父母會在意的大小事,她唯一在乎的,是女兒活得健康快樂就好。只是對於賈曉玲而言,她會想母親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想法,都是因為「她是賈曉玲的母親」,所以才會認為孩子健康快樂長大勝過一切,這個「母親」的標籤早早貼在了李煥英身上,成為一種無形的枷鎖,讓她的付出像是種責任、一種不得不的義務,彷彿當人母親後就是要把餘生奉獻給家庭、孩子,再也沒能有著自己。

但賈曉玲不希望這樣,她希望母親能夠不是「賈曉玲的母親」,而是有著姓名、為自己而活的「李煥英」,她希望母親的快樂能是為了自己而不是再為了什麼犧牲奉獻,於是回到1981年後她才想方設法的想要改變未來,以為當李煥英「不再是賈曉玲的母親」就可以過上幸福日子,卻從來沒有想過,也許李煥英這輩子最大的心願,就是能夠成為誰誰誰的母親,不是嗎?

 

「玲兒妳這觀點就不對了,我的女兒只要健康快樂就好。」

你好,李煥英》繞了一個圈才讓賈曉玲和觀眾發覺到,原來母親為孩子付出的所有,一直以來就是因為「她是誰誰誰的母親」,或許曾經她確實因為能做自己而快樂,可是現在孩子的快樂才是她的快樂,一如歌手彭佳慧的歌曲《甘願》唱到的,「是甘願,也就不怕難;不甘願,早放聲哭喊。」,在這些甘願裡全是一個「愛」字。賈玲想藉著《你好,李煥英》讓母親知道自己多愛她,卻也跟著電影理解到自己被母親多麼深深的愛著、理解到母親的幸福是很簡單的,不用孩子考上多好學校、月收入有多少,只要孩子健康快樂就好。

 

「她叫煥英、我叫光林,我倆叫歡迎光臨,聽著可有得多熱情啊!」

你好,李煥英》以喜劇的方式包裝著親情,而在電影的前半段、也就是賈曉玲穿越時空扮演起李煥英的表妹之後,她根據著穿越之前從母親好友那聽來的傳言、語氣中透露著的可惜,決定試著去改變過去,以表妹的身分去推李煥英一把、逼她去爭取或許本該屬於她的未來…,不管是她要母親和王琴去爭買首台廠裡電視、組織隊伍參加女子排球比賽、或者是死命想要撮合母親和沈光林等事,就是為了替母親鋪條通往幸福美滿人生的道路,不過你我都知道通常發展不會這麼順利,也因此前半段的笑點幾乎都建立在了賈曉玲的弄巧成拙上。但我覺得非常可惜的是,前半段節奏掌握的沒那麼好,可能是過於想要讓後半段的反轉能有更顯著的效果、用賈曉玲在知曉真相後的那份感動打動觀眾,於是拉長了前面以賈曉玲為主視角的篇幅,結果雖然是真有大概率會帶給觀眾驚訝與感動,卻也難以否認的是也有不小機會會讓觀眾對稍微冗長的劇情感到不耐。

 

「幹啥來了?」

「讓我高興來了。」

說歸說,我依然還是被後面的發展逼出了不少眼淚。儘管電影沒有明確解釋為什麼同樣都是回到1981年,賈曉玲是「穿越時空」而李煥英卻是「返老還童」,不過這都無所謂。重要的是沒想過李煥英同樣的回到1981、同樣的用著自己的方式陪著女兒、愛著女兒,更在明白女兒的用意之後努力讓她理解自己想告訴她的事。也即使前面幾乎沒有任何線索可循,可仍舊在聽到賈曉玲那重複一遍又一遍的「可我媽現在還不會縫阿!」後恍然大悟,好像過去的片段開始有了跡象,1981年的李煥英逐漸和2001年的李煥英身影重疊,臉上笑容依舊,只是臉上多了歲月的痕跡,她給她的愛穿越了時空,用她的方式讓愛繼續。當賈曉玲奔回到老家打開房門,看著母親就在那裡、背對著她然後接著緩緩轉過頭來,那個瞬間眼淚直接掉下來。

《你好,李煥英》選擇在母親節前夕上映很應景,電影裡四處都是滿溢的愛,賈曉玲對母親的愛、李煥英對女兒的愛…,自編自導的賈玲把自己和母親各自對愛的理解放入了電影裡,讓兩人以不可思議的方式相遇然後碰撞,進而導出更多、更深的愛。《你好,李煥英》是一部關於「母親」的電影,也許它不是那麼完美,可它的真摯樸實相信可以彌補一些缺點,喜歡電影最後以母親的視角唱出了《萱草花》,讓電影收在一個很美的結束。簡單歌詞與旋律,是女兒對母親的思念,也是母親對女兒的牽掛,「每一朵可是我牽掛的模樣,讓它開遍我等著你回家的路上,好像我從不曾離開你的身旁,如果有一天心事去了遠方,摘朵花瓣做翅膀迎著風飛揚,如果有一天懂了憂傷,想著它就會有好夢一場,遙遙的天之涯萱草花開放。」

萱草花,象徵東方女性溫柔、含蓄、樸實、堅忍、犧牲奉獻的精神,在恬淡中散發出母愛的光輝,是中國傳統文化裡的「母親花」

 

▲ 本文轉錄自老子不負責電影文部落格

 

▎《你好,李煥英》 >> MyVideo 線上看

 

 

|延伸閱讀|

▎陳可辛執導《奪冠》四大看點:練體育是苦,但生活才難。|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漁港的肉子》影評:笑看一切、吃待一切的人生哲學|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